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接受中国的崛起(上)


□ 查默斯.约翰逊

  四十年前,当我刚刚开始在中国和日本国际关系领域中任教时,赖世和(Edwin O. Reischauer,一九一○——一九九○。美国的日本研究权威,曾任美国驻日大使、哈佛燕京社社长及哈佛大学讲座教授——译者注)曾说,“我们一九四五年胜利的一个最大成果是永久性地解除了日本的武装”。说来奇怪,自从一九九一年冷战结束、尤其是自小布什当政以来,美国则竭尽全力怂恿甚至敦促日本重整军备。
  这一发展加深了亚洲两大强国中国与日本之间的敌意,阻碍了和平解决台湾和朝鲜这两个中国及朝韩内战遗留下来的难题的可能性;同时,为中美之间可能的进一步冲突埋下了伏笔。而在这一冲突中,美国的败势几乎是不容置疑的。令人怀疑的是,华盛顿的理论家与好战分子们是否清楚他们所释放出来的将是什么?一种可能的对峙:一方是当今世界发展最快的工业经济体系——中国;而另一方则是尽管处于衰退却仍是世界第二强的经济实体——日本。这一对峙可能由美国一手造成,亦很可能把美国国力消耗殆尽。
  必须声明的是,在这里我在东亚范围内讨论的并不是布什、切尼所倡导的政权递嬗之类的小战争。上一世纪的国际关系中最为突出的一个特征是,富裕而业已确立的强权(英国和美国)面对新兴的德日俄权力中心不能以平常心进行调适,结果导致了两次血腥的世界战争、俄国和“西方”之间四十五年的冷战以及无数反对欧美日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民族解放战争(如发生在越南的长达四分之一世纪之久的战争)。
  二十一世纪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上世纪在世界权力结构变化中不能自我调适的致命伤是否能够被克服?对此,迄今所见的迹象都是不容乐观的。美国和日本作为今日之富裕而业已确立的强权面对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古老而延续不断的文明作为一个现代强权的再度崛起,是否能够自我调适?抑或,当欧洲文明的虚饰自诩在美日的践踏下寿终正寝之时,中国之崛起是否意味着另一次世界战争?这正是当前得失攸关之所在。
  
  狂幻的政策与金融危机之母
  
  中国、日本和美国是当今世界上最有效的三个经济实体。但是,中国是其中发展最快的(持续了二十多年9.5%的年增长率),而美国和日本则负债沉重并有增无减,日本在增长率方面一直迟滞不前。目前,中国经济在世界上排名第六(美国和日本为第一第二),是美国继加拿大和墨西哥之后的第三大贸易国。据美国中央情报局二○○三年统计,如果按照购买力平价法,则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了。中情局的统计显示,二○○三年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为十点四万亿美元,而中国为五点七万亿美元。以中国十三亿人口计,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四千三百八十五美元。
  一九九二年至二○○三年,日本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但自二○○四年以来,日本落到欧盟和美国之后,屈居第三。中国在二○○四年的贸易额为一点二万亿美元,继美国和德国之后占世界第三位,远远超过日本的一点○七万亿美元。中国的对美贸易在二○○四年增长了34%,使得洛杉矶、长滩和奥克兰成为美国最繁忙的三大海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