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你的眼睛里打捞灵魂


□ 兰逸尘

  1
  乔桑一进办公室就把手里的文件径直摔到小美桌上,嘴里噼噼啪啪地说:“这是前天该交的文件,而你应该给我昨天的文件,你怎么心神不定颠三倒四的?”看着小美像美声唱法的口型,乔桑正要发火,忽然小美说:“乔姐,你在说自己吧,你昨天没上班。”这下轮到乔桑的嘴巴张得像美声唱法了,都是见鬼的路鸣!乔桑一边扯着笔杆一边在心里抱怨,突然“啪”的一声,笔杆断了。
  乔桑真想把笔杆再狠狠跺上几脚才解气,但她不能,好歹她也是个编辑部主任,不能太失态。三天了,这三天她像中邪了似的,不但黑白颠倒魂不守舍,还把牙膏当果酱吃了三次,又用果酱去刷牙,把小侄子的作业写成路鸣,更甚的是,她竟然忘了昨天休息,而她昨天明明在家休息来的呀。
  “乔姐,乔姐……”小美的推搡让她回过神来,接过文件放在桌上,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在工作日志上写满了“路鸣”,望着小美狐疑的眼神,乔桑赶忙撕下那页纸扔进纸筒,红着脸查看起文件来。
  
  2
  周一下午梁杨突然打电话来让她晚上一定去参加酒会,在单行道。她们这帮女人常常在下班之后聚在那里拼酒。“拼”这个字眼是她发明的,因为她酒量奇好,怎么也喝不醉,所以几个女人在一起猜拳,她负责喝酒。东家输了她喝,西家输了她也喝。
  单行道,顾名思义就是单身之家。夜色阑珊时总有那么多男人女人聚在这里,真不知是没事干还是期待什么还是寂寞还是别的什么。酒场无真言,还能泡出个“前生注定”来?乔桑挺了挺脊背,在白炽灯与夜光灯交汇口站定,一眼便看到梁杨,这个身为造型师的女人总是那么耀眼。
  “乔桑。”她还没来得及细细品一下梁杨的服装味道,尖锐的女高音一下子让她仓促起来,因为众人的目光都向她聚焦了。有些狼狈地走近她们,才发现今天竟然有两个男人,这让乔桑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傻愣傻愣的。
  一个男人规规矩矩地站起来说:“你好,乔小姐。”另一个男人则靠着椅背冲她点下头,叫她“小乔”。她看了他一眼,他笑了一下,说:“我是路鸣。”乔桑一下子又傻了,这个男人的眼睛怎么可以长成这样!
  
  3
  今天简直是她有史以来最糗的一天。
  从她看见路鸣的那一刻起,她觉得自己整个魂魄都被那双眼睛吸走了,一晚上都精神恍惚不知身在何处,先是把酒泼在地上,然后又打翻了盛虾片的竹篮,更糟糕的是她回家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把给路鸣的手机号码写错了。
  小侄走过来问她:“小姑,人体能承受的最强电流是多少伏特?”“路鸣的眼睛。”乔桑答道。
  “啊——”小侄石破天惊地尖叫,爬到她膝上,伸手摸住她额头。
  “干什么?”乔桑回过神儿来,“刚才你问我什么?”“唉。”小侄装模作样故作老成地叹口气,又重复了一遍。
  “不知道,问你妈去!”乔桑烦躁地挥挥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蓝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