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毛头与瓶


□ 张 翎

虹牵着毛头过马路。
刚刚入秋,午后三四点钟的太阳照在身上依旧微微的有些热。沥青路面上氤氲地冒着蒸汽。往来的汽车很多也很快,喇叭声声催得人心烦。毛头像一只晒蔫了的青瓜,从头顶到脚心都是软塌塌的,只剩了一根小拇指仿佛还有一丝力气,翘翘地钩住了虹的一根手指。
“阿姨,我妈开会要开到什么时候呢?”毛头问。
毛头的母亲景芫在离毛头学校很近的一家公司上班,上班早,下班也早,平常都是景芫来接毛头放学的。今天却是虹。
虹和毛头住在同一条巷里,一家在巷头,一家在巷尾。巷子微微地拐了个弯,虽然从巷头到巷尾只是几步路,头尾却是互不相见的。毛头的父亲志文是区医院的医生,虹的父亲常年生病,免不了要跟志文讨教些药方,两家就渐渐走熟了。
虹没有回毛头的话,却紧了紧手指,毛头的步子就快了起来。

过了马路,就到了一个小小的街心公园。上午来练气功的人早巳散了,夜饭后乘凉的人又还没到,正在不尴不尬的时节上,公园里便很是冷清。虹找了个背人的角落坐下,毛头一眼看见了树荫底下有一匹木马,就来了精神,将书包“咚”地扔了,三步两步骑了上去。两腿紧夹马身,右手高扬着一根食指,嘴里发出咻咻的声响。骑了一刽L,脚步才迟迟疑疑地慢了下来;“阿姨,放学不回家,我爸要骂的。”
虹微微一笑,说:“不怕,有我呢。”
毛头才放下心来,继续快马加鞭。
毛头骑了一头一脸的汗,便跳下马来,问虹讨水喝。虹打开身上那只仿鳄鱼皮的提包,取出一瓶水来。瓶不大,细颈圆肚,有点儿像足月临盆的孕妇。瓶盖很紧,虹颤颤的半天也打不开。
毛头指了指虹的提包,说这是我爸买的。虹吃了一惊,问你怎么知道的?毛头说端午节的时候我妈让我爸去买点心带给外婆——我们全家都去外婆家吃晚饭。我爸带着我去了商场,一眼就看见了这个包,我爸来回看了三遍才买下来。我问爸是给谁买的?爸说小孩不要管大人的事。
虹自然是记得那天的情形的。晚饭后她父亲突然发起了高烧,四十度。她慌慌地打志文的手机,他半刊、时以后就赶到了。他从医院带了退烧针给父亲注射过了,又坐在父亲的床头,握着父亲的手,等到父亲渐渐安静下来,才走。
她说毛头他外婆该埋怨你了吧?大过节的,饭也没吃好。他笑笑,却没说话。
她送他出来,过道的路灯坏了,她看不清他的脸,只听见他的呼吸高一声低一声热风似的拂过她的耳畔。她才说了半句“我爸的病……”就忍不住塞寒牢牢地哭了起来。他没有劝她,却慢慢地转身揽住了她的腰。她的身子在他的臂弯里渐渐地软了起来,软得犹如一条剔去了骨头的鱼。他们相拥着在过道里站了很久,竟有了一点儿地老天荒的相依感。
后来他从他的大公文包里抖抖索索地取出一样东西来,又抖抖索索地塞到她手里:“我买了一个手袋,不敢给你——是水货,却是我真心喜欢的款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