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愿意


□ 京 葳

我愿意
京 葳

  星儿开着车在街上转悠。她先沿东三环兜了大半圈,对着一家家日本料理精致的门脸猛吞口水;然后绕上北三环,在拥挤的车流里觊觎着路边灯红酒绿的生猛海鲜招牌;五光十色的亚运村,臂弯上挎着云雀般小妞的老男人张扬着一脸的自得。
  星儿轻笑两声:这年头,老男人娶了小太太、找了小女生,多少是对他人生的一大肯定。况且资本运作市场里,谁能抵挡“银货”相当的交易?星儿又叹了口气,今非昔比,她早就不是小女生了,三十四年前的今天她就降生了。此刻,她绕着半个北京城想给自己找个可以落脚吃饭的地方,她想喝点酒,所以,要在一个无人打扰的角落,没有异样的目光。
  满二十八岁之后,星儿就不愿再过生日。她第一次过生日是二十岁那年,初恋的男朋友带他去西餐厅吃了一顿大餐。她至今还记得当时的几道菜:罐焖牛肉,烤小羊排,椰菜沙拉,奶油蘑菇汤……这个世界上知道星儿生日的人甚少,他是其中一个。给她隆重庆生的,他也是第一个。他比星儿年长七岁,倒退十多年,对于一个大二的学生来说,也算差异颇大的了,但星儿从不曾有傍大款的感觉,因为她爱他。她不知道他没钱会怎么样,反正从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很有钱了。
  想到这些的时候,星儿心里泛了酸,她跟那个男人相恋四年,终于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她却被公司派出了国,一走就是十年,当中几次回国探亲,他偏偏也在海外公干。一年前星儿回国上任,满世界打听他的踪迹,他那高居要职的父母依然礼节性地接待了她,到了也没透露任何蛛丝马迹。最后星儿通过朋友辗转得知,他于三年前娶了南航的一位空中小姐,身材相貌都酷似星儿,连年纪也一般大,婚后他们定居上海。星儿跑到昔日两人常去的地坛公园,对着花丛撒了一地泪,真个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他不是那种可以令星儿上天入地的男人,可迄今为止,他比星儿认识的任何人都让她感到亲切。她总是设想,一位好丈夫、好兄长就该是他那个样子:迁就、包容她的任性,同时决不让任何人来欺负她,甚至他的父母也不行。想当年,他那个官太太母亲是如何妒忌星儿夺走了她唯一的宝贝儿子啊!可是,星儿再也见不到他了。失踪,这是星儿所经历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这种消失只有在人类面对灾难时才会发生。现在,她已经彻底放弃了搜寻他的踪迹,她唯一能够确认的是,他已为人夫,他为逃避与刻骨铭心的恋人的无言结局而把自己变成了隐形人。
  上午星儿给家里打电话,母亲说早晨她和父亲没吃降糖麦片,煮的挂面,并嘱咐女儿今天一定要吃顿面条。星儿哽咽了喉咙,匆忙挂断电话。这是她一天当中唯一一次被人提起生日。
  路边有人卖盗版光碟,星儿隔窗递给小贩二十块钱,选了四张“进口大片”。她的肚子早就咕噜噜响个不停,中午忙着修改报告,从楼下的上岛咖啡定了一份三明治,面包片干干的,吃得她险些噎着。她掉转车头,眼下似乎除了快餐店,进哪家馆子都不合适,谁让她是个孤身女人,而且长得还不赖!幸好宽敞奢侈的家里储备最多的就是方便面,那种天天打广告的香辣牛肉面,里边卧只鸡蛋,加个番茄,再开罐啤酒,得,色香味跟营养全齐了。酒足饭饱躺在沙发上看大片,顺便睡上一觉。每次失眠她都会看盗版光碟,比吃安眠药还灵,代价是早晨起来颈椎病又犯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