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糖


□ 红 柯

上糖
红 柯

没办法,跑长途都是两个人,队长派活的时候特别强调了这一点。谁都看见他跟白云的关系如日中天。正好是八月初的天气。从四月底开始,准噶尔大地就热起来啦,太阳一下子贴近了大地,源源不断地向大地倾泻它的热情和力量,戈壁滩是纹丝不动的,沙漠也一样,可那些散落在瀚海里的岛屿似的绿洲全让太阳给点着了,草木庄稼个个气焰嚣张,不可一世。到了八月初,瓜果全都从叶子下边露出来了,跟黑黝黝的大炮似的,炮口全对着太阳……它们都是太阳的儿子,儿子长大了,老子就蔫了。秋天的太阳懒洋洋,一点精神都没有。还离不开太阳,草木也好,庄稼也好,熟了的瓜果也好,还需要太阳伺候呢。队长离开的时候开玩笑,“你放心,白云跑不了,我给你看着。”队长挨了一拳,也不生气,活儿派下去队长就高兴。
跟师傅出车。师傅四十多岁了,老婆孩子一大帮,正是烦老婆的时候,跑长途跟放风似的,都吱吱呜呜哼起调调来了,徒弟跟女朋友难舍难分,他一点感觉都没有,还不停地按喇叭。不按喇叭不行啊,这一对狗男女,都到郊外了,还送了一程又一程,送到沙包里去?送到红柳丛里去?喇叭声凄厉无比,很残酷地把这对狗男女拆开了,姑娘还在招手呢。徒弟气恨恨的,半天不理师傅。师傅也不理他。师傅就是师傅,师傅板着脸,可师傅的心倒不坏。“办了莫有?”“办什么?”徒弟的口气还是那么硬,还故意摸出扳手做出干活的样子。师傅就绷不住了,一手握方向盘,一手捅徒弟的后腰眼,“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热了莫有?还不懂啊?傻小子,腰上使劲没有?”徒弟傻乎乎的,看来不是假装的,师傅只好捅开谈了:“跟白云把事儿办了没有?”又该师傅吃惊了,徒弟以为是扯结婚证,徒弟咧大嘴嘿嘿笑:“急啥呢?不急嘛!不就是一个本本嘛。”徒弟牛皮烘烘的,情绪好得不得了,给师傅点上烟,把师傅换下来,师傅一路可以当太爷了。师傅又是抽烟又是喝茶,师傅很快就养足了精神,绕着弯套徒弟的秘密,处于兴奋状态的徒弟没有任何防备,师傅得到的信息无非就是两个小青年在沙包后边拥抱,在红柳丛里接吻,反反复复就是这些。这已经很出格了,师傅费尽心思,绞尽脑汁迂回曲折才捕捉到这么一点点支离破碎的信息,已经引起徒弟的警觉了。“师傅,你领本本以前就把事情办了?”“小心我拔掉你的舌头。”“玩笑玩笑,纯粹是玩笑。”“跟师傅可不能开这种玩笑。”徒弟小声嘀咕了一句假正经,师傅就叫起来了,“你说啥呢?”“不是你开的头吗?”师傅张张嘴比结巴还要惨,只能咽唾沫了。
再也听不到说话声了,汽车的嗡嗡声也越来越小,不断有车子超过他们。此时,一朵很大的云把影子投射到地上,云影的速度跟车子差不多。几乎就是汽车的一把伞了,也怪了,云朵沿着公路向准噶尔腹地滑行,几乎可以听见云朵两翼发出的风的呼啸声,可以肯定的是,天离地面越来越近。因为他们的车子是空的,庞大的云......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