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石窝


□ 阿拉旦·淖尔

裕固族

阿拉旦·淖尔 女,裕固族,70年代生于甘肃肃南裕固族自治县。鲁迅文学院第四届少数民族高级作家班学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发表了《萨日朗》、《江格尔》、《叶尔江》、《青草地》等散文作品,出版散文集《萨日朗》,曾获第二届冰心散文奖,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广东省全国青年女作家散文大赛一等奖,第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新人创作奖,甘肃省第四届敦煌文艺一等奖等。

“红石窝”是祁连山河西走廊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康乐草原上有着历史意义的一片土地,在祁连山深处“红石窝”已成为一个历史停留在这里。
阳光温暖地照着大地,祁连山在阳光里巨人一样向天伸着肩臂,明朗朗的山群仿佛是一张画高高地挂在天的半空。
面对祁连山的景色,不论什么样的人走到这里靠近神奇的祁连山,看到明亮的天空,思想都会放松,都会进入一个自然的没有污染没有压力的自由状态。这个时刻就是人与大自然接合的时刻。
八月的草原是大地最美的季节,每一片草地都像一个成熟的妇女丰满地坐在地上仰望着蓝天,此刻,大地——人类的母亲正敞着她的胸怀慈祥地拥抱着她的臣民,把她无限的爱无限地给予人类。
我也是大地上走动的一个人,大地上处处走动的一个女人。我出生在草原,出生在帐篷,在我走过的每一片草地上我都受到了大地母亲亲切的关怀和爱抚,在我走过的每一片草地上清风里都留下了我的足迹、身影和我唱歌的伴着山水高高低低的声音,这些声音都与大自然与土地河流紧紧融合。并且,在我每一次走过草原时西风里都会飘来大自然阵阵的清香和那原始的古朴的大地与太阳歌唱的声音,那美妙的音符像一把箭柔软地穿透我女性的身体,把我做人的气质和思想与大地紧紧地揉在一起。此刻,在暴热的阳光下,我坐在多次坐过的山岗上,坐在祁连山康乐草原“红石窝”——红军走过的地方遥望着晴天里徐徐西下的夕阳正带着绯红把大地一点点染红。大地像穿上婚纱的新娘,在夕阳下散发着娇美和柔情,那深沉的桔色光芒映照出祁连山西边最美的图景,映红了祁连山八月的大地。就是在这一片美丽的土地上,留下了一段血与肉的历史。
一九三七年红军进入祁连山,进入河西走廊在高台、临泽等地与马家军进行了激烈的搏斗,这一段历史在河西走廊被人们代代讲述,并被牢记在心中。红军且战且走,进入祁连山的东、西牛毛山、康龙寺、马场滩。三月十三日红军退到石窝地方,三十军守如泰山的二六三团,夜老虎团——二六五团抢先占领石窝山头,掩护大队人马上山。战斗中西路军供给部长郑义斋、三十军八师政治部主任张卿云两位同志为掩护伤员光荣牺牲。当天晚上,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在红石窝召开紧急会议,决定陈昌浩、徐向前两同志返回延安,其余部队组成三个支队。三十军的千余人为左支队,组成西路军工作委员会,李卓然同志任书记。组成人员还有李先念、程世才、李天焕、黄火青、郭天民等同志,由李先念同志率领。三月十四日左支队向西深入祁连山打游击。右支队向南行动,越过九个大坂,两天后到达甘青两省交界的黄番寺时,与马彪部遭遇,打退敌人十余次,歼敌百余人。在众寡悬殊的情况下,大部分同志壮烈牺牲,一部分同志突围,向东分散活动,以后陆续回到陕北。此时,马步芳派出大批搜山队在康乐、大河地区、马蹄西水一带,搜捕红军战士,不少红军指战员被捕,有的惨遭杀害。石窝会议后,左支队在李先念同志的率领下,经过长干河、八字墩、托赖、鱼儿红、石包城等地向西挺进,开始了艰难的历程。一路上爬冰卧雪,在人烟稀少的祁连山深处,吃皮带,喝雪水,顽强地前进。红军尽管在肃南地区时间不长,但是,红军英勇战斗的精神,钢铁般的纪律,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了纪念红军,各族人民把红军开过会议的石窝地方称为“红石窝”。在祁连山裕固草原的土地上留下了永恒的历史。红军进入裕固草原时,困境中的红军受到了裕固牧民的热情帮助和支援,使留落在草原上的红军生存了下来。解放后,党和政府对流落在草原的红军十分关怀,给予他们帮助和温暖。在政治上给予荣誉,有的安置了工作,在经济上给予了补助和慰问。红军和裕固人亲如一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