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厉剑童小小说二篇


眼睛
  
  他越来越讨厌那双小眼睛,更确切地说是憎恶。
  那是他父亲的眼睛。
  可他以前不是这样。
  那时他还没上初中。那双眼睛似乎也没现在这么小。他很喜欢很喜欢这双薄眼皮的小眼睛。
  他从小没有母亲,但他并不缺少温暖,一双温暖的小眼睛从不离他左右。
  那个夏日的午后,蝉儿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上叫得欢。他拿一根小树枝,在树下串那些紫色的喇叭状的梧桐花。父亲拉一把藤椅,坐在梧桐树下,小眼睛眯缝着眼,好像睡着了。他蹑手蹑脚地靠近父亲,拿串好的梧桐花戳父亲的鼻子尖。戳一下躲开,戳一下躲开。再戳,父亲手一伸,便把他轻而易举地捉住了。他很奇怪,那双小眼睛明明闭着,睡着了,怎么一抓这么准?父亲眯缝着眼说,傻小子,别忘了,这是你父亲的眼睛,你小子想干什么都在这双眼睛里装着呢。他从那时起,觉得父亲的小眼睛太厉害太神奇了。
  那时他身体瘦小,同学们都叫他麻杆。他三天两头感冒。父亲半夜三更背他、用自行车驮着他去镇上打针拿药成了家常便饭。
  他吃饭挑食,不爱吃的一口也不吃,父亲无可奈何,只好由着他。父亲常眯着小眼睛看着他,说,什么时候才能胖起来壮起来?
  他那时也多次问父亲,我妈妈呢?她漂亮吗?她到哪去了?为什么不来看我?
  父亲总是眯着眼说,她可漂亮了,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父亲说着话的时候,那神情仿佛母亲就站在眼前。于是,他常想象着母亲的模样,一定是瓜子脸、白脸皮,比小学里最好看的那个女老师还好看。
  他不喜欢体育课,课上总是偷懒耍滑。父亲知道后瞪着小眼睛,很夸张地扬起巴掌作势打他,可他早哧溜一下泥鳅一样地溜了。
  虽然没有母亲,可他却从父亲那里得到了双倍的爱。在同学的眼里,他是世上最幸福孩子
  可自从上了初中那天起,一切都变了,变得让他觉得以前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
  父亲成了他的体育教师兼班主任。他原想父亲会像小学时候那样宠爱自己。他吃不惯食堂里的饭菜,可父亲却坚持要他吃。
  不吃?不行!父亲小眼睛一瞪,圆溜溜的。他从那时开始讨厌那双小眼睛。
  更让他不解的是,每次上体育课,别的学生做十个俯卧冲,父亲偏要他做15个、20个;别的学生做仰卧起坐一次做15个满分,他20个才算及格。动作不规范推倒重来!每当他耍滑偷懒,父亲那双小眼睛会发出鹰一样的目光紧紧地盯上他,让他根本无处躲藏。他觉得父亲这是故意折磨他,心里越发来气。
  他原本孱弱的身体在父亲小眼睛的注视下,一天天强壮起来,没有谁再叫他麻杆了。
  但这丝毫没有减轻他对那双小眼睛的憎恨,是这双小眼睛让他吃了很多苦。他不明白,为什么那双小眼睛里再也找不到一丝的温柔和慈爱?
  初三上学期,他开始偷偷上网吧。一半是想跟父亲作对,表示他对严厉小眼睛的抗议。一次两次……没想到,他很快迷上了上网,不能自拔。
  他第一次看到父亲的小眼睛铜铃似的瞪着他是在网吧的门口。那次他泡在网吧里整整一夜。父亲几次高高举起巴掌,但最后都在一声叹息中又放下。父亲的样子让他有些得意,甚至有些幸灾乐祸。
  那天晚自习,父亲前脚刚离开教室,他后脚紧跟着溜了出去,直奔不远处那个网吧。他满脑子都是游戏。横穿马路的时候,一辆轿车飞奔过来,他吓呆了,就在这时有人在背后猛推了一把……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星期之后。他这才知道,自己的一只眼睛看不见了。
  他没有看到父亲。身旁只有父亲的好友镇医院的李伯伯。
  从李伯伯的嘴里得知,他的一只眼睛受伤了,两天前刚做了角膜移植术。
  他想起车祸发生的一刹那,要不是被人推了一把自己肯定没命了。他很感激那个推了他一把的那个人以及捐给眼角膜的人。
分享:
 
更多关于“厉剑童小小说二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