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迟来的压岁钱


□ 月影竹音

  除夕前几天的一天中午,我刚下班进屋,挽起衣袖准备做饭,门铃响了,打开房门,一个风尘仆仆、饱经风霜的身影站在门外,“爸,是您!快进来。”
  连忙倒一杯热茶递给父亲,“爸,您先坐,我做饭去。”
  父亲接过水杯,“好,忙你的。”
  过了一会儿,父亲来到厨房,“我下来买一台电视机,急着赶车回去,来不及吃饭了。要过年了,这点钱给你们用。”说着,递给我一小捆用报纸包得棱角分明的包裹。从小到大,尽管父亲为了抚育我们成长,不知付出了多少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心血,但从没有一次性给过我这么多钱,此刻,我有些不知所措。
  “爸,您不是说退休回老家后想买点药品放在家里,方便乡亲们看病,自己也充实么,你自己留着用吧。”
  “退休后,难得去单位一次,这次多领了几个月的退休费。我知道你们几家近年来都急需用钱,平时也帮不上什么,不管多少,也是我的一点心意,拿着吧。”
  我了解父亲,一旦决定了的事,任何语言都无济于事。看着没喝几口、仍热气腾腾的茶水,看着父亲青筋分明再次伸过来的双手,我泪眼朦胧的伸出湿淋淋的双手接过父亲手里的包裹,“吃了饭再走吧,赶不上车,明天走。”
  “不了,单位要拆迁房子,我还有一些东西要搬出去。”父亲说着走向门外,看着下楼时腿脚不再灵便的背影,两行热泪不禁滑落。
  小心翼翼打开包裹,看不清摸不着,眼前只是鲜红而温暖的一片,手里捧着的不是纸票,而是一颗永远充满关爱、鲜活跳动的心,好沉重,好沉重……
  小时候,由于家庭负担重,过年过节根本没有压岁钱的概念。那时,父亲只是村里的赤脚医生,靠每月十来元的补助精打细算为生存操劳。不过,过年是我们那时最切最盼的等待,因为过年不但有香喷喷的猪肉吃,还有白白的大米饭吃,尽管一两天后换成了粗茶淡饭,我们也天天的盼,夜夜的梦。“压岁钱”一词还是参加工作后才听说的,有些孤陋寡闻,呵呵!
  那颗爱慕虚荣的心曾为自己从未收到过压岁钱而惋惜,也曾多次做过收到许多压岁钱的梦。压岁钱对孩子来说,不仅意味着可以自由支配手里的钱,更重要的是亲人给予的那份美好祝愿。因此,我姑且把父亲给的钱称作“迟来的压岁钱”吧!
  在我的记忆里,当我们姐妹还在睡梦中,父母、奶奶早起了床,父亲仔细整理药箱,对器械进行消毒,母亲挑水、煮饭,奶奶则咳嗽着在旺旺的火炉上烧着洋芋,这就是我们上学的早餐。不断的狗叫声后,屋里坐满了病人,不时传来小孩打针的哭声。当我们揉着朦胧睡眼、赤着双脚下床,来到正屋时,烧熟的洋芋也所剩无几了,嘻嘻!那时的正屋不仅是烧水、煮饭的生活场所,也是父亲治病救人的场所,尽管时常不得安宁,但那个场所真的很温馨。等屋里的病人散尽,父亲挎着药箱,腰间拴上绳子,到村外走村窜户治病,傍晚背着柴草回家。晚饭后,我们姐妹围坐在那张破旧的方桌边,点着灰暗的煤油灯,接受父亲的辅导,直到哈欠连天、上下眼皮打架为止。
  平时,父亲绝不允许我们在上课时间出现在家里或出现在田间地头,但放学时间必须出现在这些地方,各尽所能劳作。安排放牲口的一天,不但不能让牲口空着肚子回来,还必须带上书本,抽空温习功课,傍晚收牲口回家时背上要有一捆柴草。偶尔给一两元走几十里山路赶场买一箱火柴打一斤煤油、盐巴什么的,剩一分钱也要归还。母亲整天忙里忙外,无暇顾及我们的衣服是否脏了,头发是否该洗了,父亲会提醒我们换洗衣服,帮我们梳洗头发、剪头发、剪指甲,朋友似的认真听我们“汇报”学习情况,“汇报”学校里的见闻。
  上了初中,天真地以为美好生活来到了,没想到离开父母的生活是我无法想象的。那天,父亲和我背着沉重的行囊,走了几十里山路,到学校安顿好一切后,父亲只对我说了一句话:“我不给你定什么目标,但我希望你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学习。”话语虽简单,但足以让我整天冥思苦想了。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远离亲人的心空空如也!吃五谷杂粮长大的我,端着从食堂打来的饭菜,难以下咽,躺在窗户透风漏雨、睡到半夜双脚同样冰凉的硬板床上,不知不觉泪已成行,只盼快到周末好回家。
  上高中时,离家更远了,期末放假了才能回家。这时,父亲幸运地转了正,在地区进修,父女五人从小学到中专都是学生。开学临近,父亲奔走于信用社,费尽周折忙着贷款上学事宜,我们则忙着赶假期作业,争取能按时上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