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驶入不测水域


中国现在强势,而美国、欧洲和日本较弱,但不可以想当然认为中国的恢复能力坚固

斯蒂芬·罗奇

  2011年,全球的政治经济增长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危机过后,比较容易实现反弹,但攻坚战尚未开始。经济大萧条期间,各国都实行了大规模刺激政策,包括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可惜这些政策难以产生持续的效果,这也不足为奇。政府加大了赌注,通过未经验证、更危险的方式,期望能启动缓慢的全球经济走向复苏。人们很清楚,当前的汇率之争、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前所未有的主权债务负担,都给经济复苏之路带来了悲观情绪。世界刚经历完一场经济危机,尚不稳定,现在新的问题已然隐现。

  中国也有很多风险。长期以来,中国是全球发展最快的主要经济体,也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这种紧密联系自然是双向的。现在,全球经济不景气,中国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来源;与此同时,其他国家的决策也会对中国产生影响,加大跨国贸易和资本流动的压力。正如2008年至2009年,因为经济危机和大萧条,中国的外向型经济承受了巨大的风险,经济危机过后,世界经济还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断出现问题,中国的经济还是会受到负面影响。对中国来说,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并非孤立的事件。这些风险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和发达国家再度实行通货膨胀政策相互作用的结果。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分化不利于政治经济的发展。富裕的发达国家经济尚未稳定。长期以来,美国都是世界经济发展的主力军,现在却停滞不前。在今后的几年,美国消费者的持续去杠杆化有可能阻碍经济的发展。消费支出高居国内生产总值的70%,比20世纪最后25年的平均还高出4个百分点。现在,支撑消费热潮的资产和信贷泡沫破裂了。今后几年,情况有可能发生转变,消费支出所占的比例可能有所下降,并维持在66%。这样的话,美国就能够解决经济增长的问题,并带动就业——只有依靠出口和资本支出,才能获得新的经济增长动力。但这并不容易。

  欧洲正在忙于处理一体化带来的问题。长期以来,欧洲各国一方面拒绝承认统一的货币和货币政策带来的分歧,另一方面,拒绝承认各自独立的财政和政治结构,各国都觉得合并的不成功。还没有解决原欧元区的内在问题之前,欧洲各国就结成货币同盟。与此同时,在欧洲的双重体制下,希腊、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得以维持不负责任的财政体系;借道统一货币,德国和法国的低利率相当于为这些国家提供了经济刺激。2008年至2009年的经济危机和大萧条暴露了这一结构的内在缺陷——过度的国家债务,不负责任的财政政策,以银行为中心的信贷中介制度带来了巨大的问题。现在,欧洲还面临着危机过后的余震。在今后的几年,各种消极因素将会阻碍该地区的根本发展。

  日本也无力扭转乾坤。实际上,日本在20世纪90年代经济泡沫崩盘后经历的20年,预示了现在困扰欧美的问题。日本各公司已经通过重组,解决了各产业中的许多问题,现在正努力焕发出新的活力。从老龄化到现在的人口减少,深层次的人口结构问题限制了日本生产力增长和出口,阻碍了经济的发展。日本最希望出现的情况就是增长方式实现平衡——在人口结构束缚之下,实现生产力增长和紧随中国之后的出口增长。因此,未来十年中日本经济仍有持续疲软的风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