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少年归隐者正在路上


□ 李掖平

●李掖平

  很难想象,一个从美丽天山深处走出来的十几岁的学生诗人,在他业已繁多的诗歌创作中,一举抛弃了民族、民间、边地、童心和自然,转而对现代文明、都市生活、庸人精神世界以及主体形而上的孤独倾注了几乎所有的诗情。的确,这种远距离想象的难度会在无意识中转变为一种对其诗歌精神的质疑:这样的一个诗人究竟应该写什么?他是不是在舍近求远故作高深?然而乍看这本诗集,这种质疑的声音会更加强烈:名日《返回》,那么一个身处青春期末期的孩子究竟要返回到哪里?于是慢慢滋生出一种猜测:一个如此年轻的诗人具有如此执着的归隐情怀,他的成熟是否是一个伪命题?他是否真诚?我想,几乎每一个初读麦麦提敏诗歌的人都会有这种猜测,可以说,读者对麦麦提敏的阅读是从质疑开始的。然而,疏离文本的批评是不道德和不真诚的,或许这也正是《返回》所特有的天然的阅读策略,于是我只能带着“质疑”去负责任地完成阅读过程,并如实写下真切的阅读感受。

  天然性:天教歌唱者的眼与心

  诗人是什么人?诗人从何处来?诗人要做什么?诗人混迹凡人之中,他们与凡人的区别很小,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是凡人的一种。他们不是太阳,但是毫无疑问,他们是知道哪里有光的一类人。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是庸人的本事,诗人可以看到的更多或者更少,他们要做的就是要告诉人们他们看到了什么。自古无法解释这些人从何而来,也许只有上帝能够解释,因为这部分人正是他一手选定的。

  如前所言,读麦麦提敏的诗歌,很难抛开他的独特性做到纯粹阅读,因为一个惯用维族语言的高中生用汉语写作诗集,这太难得了,更何况,他的诗相当精彩:这是不多见的。米兰,昆德拉常标榜诗人兰波的一句诗:“生活在别处”,甚至当做小说名字来高度概括一名诗人的成长历程。但是,诗人的生活还必须在生活之中,一个诗人必须高度地参与生活,才能诗意地栖居。然而反观麦麦提敏,作为90后年轻人,他的生活还没有完全展开,看到的山水世界以及参与的生活仅就数量而言,尚不能与他的诗歌等量齐观。但是,一本厚厚的诗集已经作为事实呈现在我们面前了,于是我们只好说,这是麦麦提敏的天赋使然。

  阅读《返回》,首先令人感到惊讶的便是诗人发现与捕捉诗意的才力。麦麦提敏在他有限的实在世界中伸展着太多的诗性触角,面对着自然万物极其普通平常的一面,他很容易就能提炼出潜隐其中的诗意,并能够快速地转译为传神的诗的语言。如“夜幕将临,就像一群乌鸦降落在树上”(《当夜幕降临时》),“夜幕将临”这一微弱难辨的动态过程,在诗人眼中,变为“一群乌鸦降落在树上”这一具体可感的意象群的流动过程,不仅增加了“黑夜”降临的动态过程,同时也有效深化了黑夜的真实感。这种凡中见奇的比喻在麦麦提敏的诗歌中比比皆是。如《啊,身边的陌生人》中,“苦不堪言的太阳,燃烧自己/光是太阳的血,泪不堪流的星星/痛哭自己,光是星星的泪”,太阳、阳光、星星、星光本是诗人诗歌中唯美动人的意象,但是在麦麦提敏这里,它们带上了丰富难言的表情和痛苦。阳光变成太阳痛苦地自燃之后灿烂的血迹,星光变成星星痛哭之后的泪痕,这无疑是沾上了诗人满溢的情愫。在《啊,身边的陌生人》中,诗人以意象的畸变所展示的这种酷烈,传神地表达出了作者对“我远远地看着身边的你/彼此之间/是无形无重的空气/隔绝着我们”这种被制造出来的人心的距离的恐慌。《妈妈,我想念你》这首小诗中,“我望着新月/两个小时以后/你也将会看到我望过的新月/妈妈,我想念你”,寥寥数语,除了一弯新月,没有什么新奇的意象,语言亦是平淡如水,但读来却能感受到思念远方母亲的浓浓情意。正是这一弯“新月”,时间(两小时后)与空间(远方)的距离在其中消弭,“新月”在具象上成为遥寄思念的载体(小船),配以清新的语言,轻松地表达出了浓重的真情,举重若轻,可谓精彩。再如《我们走吧》:“路面被树影弄湿了/这是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路面被树影弄湿,一个“湿”字,意境全出,突如其来的语言感觉使诗人面对着满地树叶,视觉意象被成功地置换为触觉意象,又新又奇又令人舒服。

  麦麦提敏的诗歌,大都是大海、天空、风、太阳、月亮、河水、苹果等常见意象,如何能将这样一些极为寻常的物象建构成富有审美个性特色的诗象,从而真正化腐朽为神奇,是考验一个诗人灵性与天赋的最重要的标尺。我们看到,麦麦提敏对日常事物的对象化过程很自然很轻松,对意象的陌生化处理效果非常到位,以诗意的眼光发现其中蕴含的诗意元素,以敏感的心灵感受加工,并施以平淡的语言,最终这些意象在诗歌中发散着不可思议的诗趣。读读这些诗句吧:“一座能走的山,一条能站的河/一棵能说话的树,一片能睡觉的沙漠/一尊风的雕像,一场不燃烧的火/一块热不融的冰,一块冻不裂的石头”,“最初的爱恋/你比空气轻/却比整个世界都重/你给了风重量/你给了我重量”,“苦不堪言的太阳/燃烧自己/光是太阳的血/泪不堪流的星星/痛哭自己/光是星星的泪”,且不说语言文字的处理,单能拥有这样一双发现诗意的眼睛和感受诗意的心灵,这种天赋便是惊人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一个少年归隐者正在路上”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