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待嫁


□ 刘 军

待嫁

      刘 军

    我的自白

已经记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萌发出了文学的种子。只感觉这是一种热爱,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想去也去不掉的那种“瘾”。就是喜欢看小说,喜欢读散文,喜欢诵诗,喜欢看曲艺作品,喜欢读大作家的传记,喜欢一切与文学有关的东西,更喜欢写写画画,涂鸦自娱。
初中时,我写出了人生的第一首诗。高中时参加了学校的文学社,曾为交上一篇满意的千字小文彻夜涂改,直熬到天亮,结果第二天上课时睡觉挨了老师的批,也曾为“作品”能变成了校刊上的铅字而欢呼雀跃,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到了大学里,终于有心思能断断续续在报刊上发表几十篇豆腐块散文和随笔,但回头一看,这里面没有一篇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创作。参加公安工作后,因工作性质所限,忙于对付单位上的八股文章,加之又萌生了考研的想法,便离文学远了。可我心里对文学的那份热爱却没有改变。2004年以后,重新又在业余时间开始阅读自己喜欢的纯文学期刊和中外名著,也开始拿起笔来,写了一些短篇小说,还尝试写了一部80万字的长篇小说。
时光就这么走过来了,人生就这么容易地迈进了50岁的门槛。我相信我的这番经历和很多文学青年是差不多的。像我这样热爱文学的青年在全国何止千万,怀着作家梦的又何止万千,但真正有才华有能力走上创作道路并有所成就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说句实话,有“文学瘾”对那些具有大才华大智慧的作家苗子们来说是非常可贵的,可对一般文学青年却可称得是一种负累和伤害,它能让人经历无数次投稿失败的打击,直到灰心丧气,甚至懊恼绝望。我身边一个朋友曾告诉过我一件事,以前他的几个爱写小说的哥们儿,都看上了一个姑娘,互相提防,互不相让,几个人干脆就在一块打了一个赌,商定谁的小说能最先登上省级以上纯文学期刊,谁就可以去追她。可如今姑娘的小孩都会打酱油了,那些哥们儿却还没有一个成功的。这真是一种讽刺。我和朋友都劝他们应当振作起来,当不成作家,能业余时间写点东西自娱自乐,倒也不失为人生的一种潇洒。这明着是在劝他们,其实何尝不是在劝我们自己呢。
该说说这篇小说了,它是在听了农村老家的一个故事后写成的。那天,一个亲戚来做客,席间讲到了邻村一个姑娘几年前被人糟蹋,后来又嫁给了那个强奸犯的事。他一边说一边为那个女孩子嗟叹不已,这同样也给了我很大的触动。亲戚走后,我萌生出了把那个女孩子的故事写成小说的想法,当天晚上就动了笔,于是就有了本文。它虽然稚嫩,却是我一笔一画、一字一句创造出的有生命的“孩子”,饱含我的情感和思索,值得我尊重和珍视。

年小菊被人糟蹋了。村子里的人对她的态度都变了。最要命的是未婚夫也自动消失。小菊将如何面对未来的人生。她最后选择和什么人相伴终身呢?

1

年小菊被小卧车送回来的时候,小菊娘正在屋里给小菊套被子。那些细绸鲜亮的被面,雪白柔软的棉花,金色的彩线,无一不是精挑细选来的。绸子一米好几十块,是上县里买的,棉花是从邻村王大头地里现摘的,又到乡里找棉花店弹成被瓤。小菊娘为了怕店家偷换了好棉,特意守在旁边,等人家弹完才带回来的。因那棉花实在太好了,店家没有收钱,只让小菊娘将棉种留下充作了加工钱。小菊娘知这棉是极好的上等棉,弹过了又没花钱,心里自是舒坦,寻思着这分明就是小菊出嫁前的好兆头呢。
小菊她爹老年放完了羊,正带着一身的羊臊,端着一个大海碗蹲在黑虎家门口撇着喝糊涂,边喝边与老黑扯淡。糊涂汤太热,老年喝一口转一转碗,喝一口转一转碗,转了一圈又一圈,那碗也渐渐见了底。老年聊得畅快,喝得更是满脸滋滋冒汗。老黑对老年说,你婆娘熬的糊涂就是好喝,你能喝一辈子好糊涂也是大福了。黑虎他娘也说,老年哥,喝了你婆娘的汤,再尝尝我熬的成汤,比比,是不是一个味。说完端过舀子来给老年添上一碗。
老年边喝边瞧着黑虎他娘的丰乳肥臀和粗壮的腰身,又瞧瞧他家那三个生龙活虎的小子,打心眼里佩服这婆娘的本事,一撇腿一个小子,一撇腿一个小子,虽然被计生干部罚了不少钱,可有了三个后,再罚也值呀。老年又想到自己的婆娘就下了两个不带把儿的丫头片子就有屈。鸡抱窝时叫得欢八成下的蛋大,婆娘生娃时哭得也倔,却偏不走运,连连生下两个蹲着撒尿的。老年也想认罚再要个儿子,可婆娘的肚子就如同死面馒头再蒸也发不了,长水碱的孬地种得再出力也收不了东西,再没有了动静。老俗话讲养花不如种柳,养鸟不如喂鸡。作为土里刨食的农民,家里没有男劳力就是不成,闺女再听话,也不能当男劳力使唤,更重要的是将来自己入了土,年家岂不成了绝户。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