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矫情”


□ 孙明轩

贾植芳先生在《我的监狱人生》中披露,他一生坐过四次牢,最后一次是因胡风案。在这次被关押中,曾与民国旧文人邵洵美同狱,邵较年长,且有哮喘,担心出不了狱,遂向贾先生有托:“总有一天,你会出去的。你一定要写一篇文章,替我说几句话。一九三三年萧伯纳来上海访问,他不吃荤,所以在(上海)功德林摆了一桌素菜,参加宴会的有蔡元培、宋庆龄、鲁迅、杨杏佛,还有我和林语堂,用了四十六块银元,是我自己出的钱,可是当时大小报纸的报道都没有我的名字,我一直耿耿于怀,你要为我声明。还有一件,我的文章是写得不好,但实实在在是我写的,鲁迅先生在文章中说我是雇人写的,这真是天大的误会。这点也拜托你说明为好。”
这段话活画出一个旧式文人的心态与“矫情”。当然,事过几十年后,我们谈论此事,早已有了足够的超脱,并不感到多少沉重,但也正是这“矫情”,使我对他多了几分敬意。我认为,作为知识分子,如邵先生那样也未尝不可。在鲁迅、贾植芳二位先生那里,他们的超拔、狷介、铁骨铮铮,体现了知识分子的良心与良知,而在邵洵美那里,这所谓的“矫情”里也透露了内在的执著,无损于社会也无损于他人。所以我以为尽可以让人“矫”一下这情,即便是无益的——其实许多东西的有益还是无益,实在不是短时间能看出端倪;一如生物的多样性,许多年后,我们才认识到许多动植物,原本是不该从我们手中灭种绝迹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