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高的菜(中篇小说)


□ 刘 涛

  老高在农村听农民说菜里农药很多,害怕了,决定自己种菜。老高首先想到楼下那片小绿地。小绿地紧贴着楼座墙根,是公共绿地,不能租。老高就在自家阳台上种菜,楼上楼下的邻居都跟着种,小区竟然兴起了蔬菜交换日。交换日引起城管的注意,老高该怎么收场呢?

  刘 涛

  一

  按理说,老高根本不具备自己种菜的条件。第一,他不是农民,从没干过农活,根本不明白菠菜为什么只能吃叶子,土豆为什么只能吃根茎:第二,老高没有地。老高住城市,家在一栋高层大楼上,客厅里铺的是花岗岩,卧室铺地板,阳台铺瓷砖,在哪儿种菜?当然,楼下有地,乘坐电梯下了十楼,出了大楼门,旁边就是一小片绿地,可那是公共用地,里面种着三排冬青树,给大楼打扫卫生的人每天早晨操着皮管子浇一遍水,冲一冲冬青树叶上的灰尘。楼上养狗的人,每天下楼遛狗,狗狗们在撒欢之前,也都要钻进冬青树里拉屎撒尿(嗬!这不错,还有肥料)。

  可老高决心已定,就是要种菜,他再也忍受不了心灵的折磨了。每当在报纸或电视新闻里,看到有人吃了农药超标的菜,呕吐、发烧、住院什么的,他就心惊肉跳。再去菜市场就疑虑重重,看看芹菜,觉得那种青翠欲滴的色彩很别扭;看看白菜,又觉得那种玉一般的嫩白不怀好意;韭菜就更不敢买了,那种暗绿很阴险……最后,不得不买几个土豆回来,听说根茎类的东西相对保险。不料,前些日子和几个朋友去农村玩儿,听一老农说,土豆也用药,是用在土下面,不然,虫子也会把土豆啃得不发芽。未了,那位老农嘿嘿笑着说:“你们城里人真抗折腾,俺往菜里撒那么多药你们也没事儿。”

  老高听了差一点儿背过气去,觉得在城里买菜吃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和自杀相似。老高问老农:“那你们也得吃菜吧?你们到哪儿弄菜去?”

  老农手指着家的方向,说:“俺在家的屋前屋后开几片小地儿,种点菜,不用药,遭了虫子就用手去抓,肥就用鸡粪或猪粪,有时候也用人粪。家里就几口人,一年也吃不了多少菜。”

  老高说:“这就太说不过去了吧?你们自己吃的菜不用药,卖到城里的菜就拼命用药,这不是伤天害理吗?”

  老农一脸无奈地说:“农民也是人,也得生活。一种就是好几十亩菜,你说遭了虫子怎么办?就是全村人来抓,也抓不过来呀,不用药能行?就这个样,一亩菜也挣不下几个钱。”

  老高当时正和朋友们在一家农家宴里吃饭,听了老农一席话,他走出饭店,放眼望去,可不,一片一片的菜地足足有好几个体育场大,时值中秋,刚种下的大白菜已长出嫩叶,田野镶翠铺绿,煞是好看。老高还没来得及心旷神怡,就见几个背着药桶的农妇走进菜地,手持长管,往一畦一畦的大白菜上喷药。老高一点情绪没有了,反身回了屋,坐在桌旁,再也没动筷子。

  就从那时起,老高起了自己种菜的念头。他心想,你农民是人,要生活;我老高也是人,也得生活,而且还得健康地生活。普普通通的农民能种菜,我也能种,堂堂机关的正科级干部,论学历、论钱财、论智慧,怎么也不会比农民差吧?蓦地,他想起了国际歌,歌里不是有一句语吗:“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