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期待着李健吾热的到来


□ 张 琦

贸然给您写这封信,我相信自己一定是一个没有礼貌的冒失鬼,所以只能请韩(石山)先生多多谅解了。前不久,听到您的新著《李健吾传》即将出版的消息,好像向我这块始终面向着天的池塘投来了一块石头,顿时雀跃不辍。
李健吾先生是我国广有影响的戏剧家、文学家和法国文学研究专家,同时也是我们的前辈。我喜欢他。从十七岁起,就在课堂上听老师说起了他。记得当时老师第一次给我们讲课,天啊,就是那篇有名的《雨中登泰山》!我不知道怎么记住的,李健吾从此打进了我平静的生命。现在想来,大概是李先生文笔的典雅和格调的清新把我吸引了去吧?“同学们,我们现在来学习第一课,《雨中登泰山》,作者是李健吾先生——”老师故意把“先生”两个字拖得很长。在作者的名字后面加“先生”两个字,我还是头一次听说。然而那仿佛有千万斤的重量,沉沉压住我脆弱的胸口,使我渐渐泛起某种自信和努力,说高了是某种信仰,因为当时,它在我的心里占有相当大的分量。
后来渐渐长大了,发现身边很少有喜欢李健吾的人。我不是学中文的,倒也罢了,就是中文系的几个朋友,当问起李先生种种时,他们只知道他是戏剧家罢了,然而也仅仅知道他是戏剧家。李先生写文章的时候,喜欢奇峰突起。如果前面是一个冗长的句子,后面就一定是一个短句,前面平平叙来,最后笔锋一转,你知道他另有所指,好像江南的连绵起伏的群山,不见突兀,然而处处突起。他晓得怎样完美他的节奏和生命,在《陆蠡的散文》里边,对于散文的结构和节奏,就这样讲:“什么是散文的结构?有时候我想,节奏两个字可以代替。节奏又是从什么地方来?我想大概是从生命里来的罢。”这是在说陆蠡,却也正是说他自己。
后来听说您写了一本《李健吾传》,我又陆续在报纸和书上看到了您写的几篇文章,是关于李健吾的,其中一篇是写东木头市的,忘记是哪一年了;此外还有一篇是《纵横谁似李健吾》,是《李健吾传》的代序,也终于明白了韩先生的匠心和苦心了。然而这样一位卓然大家,却长时间没能被广大的文艺界认同和接受,至少应该获得我们一些人的尊敬,这是他应得的,过迟也不妨。
不过现在李先生的书,已经很难寻觅了,这个倒是事实。我也花了不少的气力,从各方面收集他的作品,一部分是有的,但是像《希伯先生》、《切梦刀》这样珍贵而且年月久远的书,除了在图书馆,其他地方怕是找不到了。这也怕是现在李健吾影响不够深远的原因所在吧。书总是书,它很少再能出版,缺少了传播的载体,就像树苗拔去了根,现实感觉总是虚飘飘的。还有比这更重要的吗?幸好,韩先生的《李健吾传》又来了,隔了差不多十年,如今重见天日,依稀有些面熟。我自己解释说,以前眼望穿了,李健吾热没有来,现在,由于提倡而再提倡,总该会为我们这些仰望着天的人带点什么来,而且会更多。韩先生,我是一位无名的学生,张琦是我的名字,敬重韩先生如同敬重李先生,今天,我以喜悦的心情给您写信,和您一样,期待着李健吾热的到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