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峨眉听蝉 如闻乡音(外一章)


□ 林 丹


乡间大伙最常唠的一句嗑儿,叫“逮饭”。将食物送进嘴里,经咀嚼再下咽,谓之“逮”。乍记事儿,我就天然地亲近了这句嗑儿。幼嫩的意识中,“逮饭”当然是普天之下最温馨最好听的一句话了。
上学后才知道:将食物送进嘴里,经咀嚼再下咽,谓之“吃”,不叫“逮”也。而“逮饭”,乃方言耳。
参军进了部队,即暂别了乡音。只是与我同居一个营房的几位小老乡,偶尔会在餐前猛嘹一嗓子:“逮饭啦!”便令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弟兄们捧腹大笑,露出满面讪光。至此,我终于理智地发现喽:这乡话“逮饭”,具有极度的专利性,简直土绝了。除辽南金复州一疙瘩地儿的人,怕是没谁还能领会“逮饭”一语的美妙了。这是否,也算曲高和寡呢?
尽管世界上找不到两片绝然相同的树叶,但无独有偶,似乎总是事物存在与发展的一般规律。一九八五年夏,待中央电视台播过了我创作的电视剧《大墙里的春天》,我便揣上国家劳改总局的介绍信,平生第一次去了山东,搞点相关调查。完成了任务,即取道烟台,打算过海回家。一出烟台站口,我便被一个意外的场面吸引住了。就见一群小吃摊主敲着餐具,七嘴八舌地嚷:“逮饭逮饭!小米粥,两毛一大碗哪!”“果子哎,浆子哎,五毛钱哎,管够逮哎!”仿佛天堂里传来了仙歌,我的神经激灵一下子活泛起来了。嘿!没想到过了不惑之年,我居然在此地找到了知音。这感觉,才叫相逢恨晚哩!遂也顾不上审视饭摊的卫生状况,我就亲亲热热买下一碗凉粥,胡乱地逮上了。一头逮,一头想:都说烟台人与金复州人是近亲,想必不假啦。仅凭两地共同流行“逮饭”这口老腔儿,就足以说明问题。
人一小儿,是个印象年龄。一记记生动的印象,就像一个个欢蹦的音符,组合成乖拙、直白的交响乐。我那几行纯属童谣的乐句里,不光著有“逮饭”这种老土话,还有家乡的蝉鸣。
作为生活内容单调的村野孩子,我喜欢蝉,一度将蝉当成娱乐的伙伴。入夏,屯里屯外那些大大小小的绿树上,就驻下了愉悦的蝉群。嘻嘻哄哄,热闹极了。一会儿,只蝉孤吟:“鸣鸣鸣鸣——鸣——”或低或高,或抑或扬,算是抒情独咏。一会儿,群蝉齐噪:“鸣嗡鸣嗡鸣嗡鸣嗡——鸣嗡——”或清或浊,或缓或疾,干脆就是一台雄浑的大合唱。鉴其又尖又响的叫声中,突出一个“鸣”音来,家乡人又将这些能歌善咏的小精灵,称作“尖老鸣”。越是近了秋,尖老鸣越是叫得猛、叫得狂、叫得暴。满天下“鸣鸣鸣”的号子,湮没了所有的鸟声、蛙声,成为一界生灵吹奏乐的主旋律。乡间的炊烟,也在这主旋律中活了身条儿,愈发变得舞姿袅娜了。
也在参军进了部队之后,在搞清乡话“逮饭”具有极度专利性之后,相继我又发现:金复州的蝉嗑儿,也是一绝。一“鸣”成章,可谓蝉声中的绝唱。关内的蝉,特别是江南的蝉,只会“知了知了”的吵,死活哼不出另外的小调儿。像声说物,关内人大都管蝉叫“知了”。躲在上海或南京的屋檐下,指望树头上的知了突然能“鸣鸣鸣”地高歌一曲,那正是白日做梦了。
近些年,偶尔地到国外走了走,便又添了小见识。我察觉到:虽然五大洲的人话千差万别,但五大洲同类动物的语言则大体一致。可以说,异国间的大兽小虫,基本上是通用世界语的。东疆西土,南邦北域,那牛的叫声,马的叫声,狗的叫声,蛙的叫声,鸟的叫声,以至于蚊子的叫声,几乎各成同一个调门儿。惟独没有一只蝉,能像金复州的尖老鸣一样优秀,也会嘹嘹亮亮唱出一支“鸣字令”。怪乎?怪哉!家乡的蝉歌,才真真称得上曲高和寡了。
而二OO一年八月,我到佛教圣地峨眉山采风,竟路有奇遇。那天,从万年寺的长阶上走下来,一路进入千年古林,我的两面耳鼓则骤然间收纳到一阵无比谙熟、透骨亲切的声浪:“鸣鸣鸣鸣鸣——鸣——”哦嗬!蝉叫。是尖老鸣在叫!这不期而来的蝉语,竟与家乡的蝉语同韵同辙,自然令我欢呼了。记得当时,我真就喊出一句:“嘿!这里也有尖老鸣哇!”随即我就倚住一棵大楠树,对着绿荫中的蝉喉,沉迷地赏听起来了。“鸣鸣鸣——鸣鸣——”“鸣——鸣鸣鸣鸣——鸣——”声声入耳,胜似丝弦。我此刻的心情,同当年在烟台火车站前偶听乡音时的心情,一模一样,真是太得意啦,太得意啦。
峨眉山,山秀,水媚,云影婆娑。再配上漫天蝉歌,就更是别有一番意境了。我猜度:这同样会唱“鸣字令”的蝉群,或许是打金复州飞来的吧?

莫忘古训

近代之一林,名则徐,字少穆。八闽圣贤,华夏英杰。因德配日月,功垂青史,天下众生无不称颂其为林大人。
林大人的教义,自然就一脉流芳了。
我最早得见林则徐文墨真迹的时间,是一九七六年春。当时,部队刚刚完成调防任务,由大上海移师十朝都会南京。缘于性情,缘于爱好,我便利用属于自己的自由时段,散足金粉地,漫访金陵邑。吴园晋林,梁阁陈榭,明街清巷,尽意逛之。一日,悠然走进朝天宫,我便信步跨入了文物陈列厅。偶瞥堂壁,双目一瞠,我不由得就生出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来。正是在这一刻,我平生第一次看到了林则徐亲笔留下的正书联子。全联曰:“直千千寻澄澜万顷,麟文五采凤羽九苞。”面对林大人遒劲浑实的遗墨,我驻足,品悟,只有肃然起敬了。文辞虽短,却精道璀璨,不无鲜明地描绘出林则徐所追求的高大正直、博学多才的人格形象。于是,我用一部破旧的照相机拍下这幅对联,制成了资料片子。至今,这张照片仍珍藏在我的老相册里。
分享: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