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传言


□ 蒋文峰

  在M局开了十多年小车的曾干突然被解聘了,接替他位置的是现任Z局长的一个远房亲戚。能在局机关呆上十多年,其实曾干是做得很不错的。他为人老实听话,做事又勤快,上上下下关系都处理得非常妥当。当然,领导最看重的还是他嘴严实,从不在人面前轻易嚼舌头。因了这,M局前后四任局长都选他做小车司机。
  曾干被解聘的事,他自己无所谓,倒是他的那些朋友有些愤愤然。有一次,朋友请喝酒,喝着喝着,话题自然就扯到曾干被解聘这件事上。朋友说,曾干,你这人心眼太实,跟你处朋友没得说,给人做下属,领导终归是不喜欢。朋友说,曾干,别人给领导开车,该拿的拿了,该做的做了,该安排的安排了。你呢?啥也没有。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老婆孩子考虑考虑啊!朋友说,曾干,你鞍前马后地服侍了四任局长,到头来还是被扫地出门,不值啊!喝得有些醉意的曾干禁不起朋友们的挑唆,猛地把杯子一砸,瞪着血红的双眼撂下狠话,别以为我好欺负,把老子逼急了,到时候把那块屎坑板一掀,全天下都要臭完!
  也不知是谁,有意无意地把这话给传了出去。
  Z的一位老领导找到Z说,曾干是在我任上聘进局机关的,经过十多年的考验,证明这是个值得信赖的靠得住的好同志,不能轻率地就解聘了。再说,他在M局机关给局长们开了十多年的小车,他脑子里装的事足够开一个小型图书馆。你可想明白了!
  Z局长一听,吓了一跳,才知道自己做了件糊涂事。第二天,就派人把曾干请到了局机关。Z局长连称误会误会,说自己考虑问题欠稳妥,一再地给他道歉,并表示M局一定会再聘用他的。说得曾干怪不好意思的。
  曾干说,其实他自己也不想干了,在局里干了十多年,还是个合同工,转正是没指望了。就现在手头这点工资养家糊口都成问题,趁现在自己还能做,想出去打拼打拼。曾干说的全是实话。
  Z局长“咳”一声,有些自责地说,是我们官僚了,平时对你关心不够,你有点意见也是可以理解的。你放心,问题总是要解决的。
  曾干想了想又说,儿子高中毕业几年了,不给他找份事做,一辈子呆在我们那穷地方,讨门亲都成问题。自己出去做,把儿子带在身边,总强过在家里修地球。
  Z局长一拍脑门说,还真是巧了,局里正好要招聘一名门卫,让你儿子过来试试,要是合适,就留下来算了。
  真的?曾干喜出望外,一双手绞来绞去,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Z局长察言观色,知道曾干动心了,就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明天叫办公室重新给你安排辆车,你就安心地在这儿干吧。
  
  责任编辑 黑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