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岁半的叹息


□ 张国龙

四岁半的叹息
张国龙

望望四岁半,是个很漂亮的男孩。因为爸爸妈妈离异,望望随爷爷奶奶千里迢迢来我家。想必是家里人老提起我,望望见了我亲热得出乎我的意料。抱着他,我不由自主就想起了他那在异乡艰难打拼的爸爸,还有他那不知在何处漂泊的妈妈。这两年家庭动荡,小家伙肯定没少遭罪。好在有爷爷奶奶的呵护,望望长得还很结实。他叫我“三爸”。
家里突然多了几个人,尤其是还有这么个懵懵懂懂的小男孩,我的生活节奏自然全被打乱了。最初那几天,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了。心里尽是烦躁不安,好像从没像现在这样累过。我下班回家,望望便影子似地黏着我,问这问那个不停。我更加心烦意乱,自然而然便会“很父亲”地拒绝他,忽视他的亲近。
和父亲母亲聊天,他们有意无意都会把话题扯到望望身上。母亲总是说:“宁要讨饭的娘,不要做官的爹。望望没有妈妈……我能照顾他多久?”母亲默默垂泪,父亲满脸凝重。兴许是耳闻目睹了太多太多这样的悲剧,我的心的确有点麻木。我不想沉浸在这种沉重、压抑的气氛里,总是忍不住粗鲁地打断他们的舔犊之情。“像他这样的孩子多了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你们管不了那么多,索性少操点心!”话一出口便觉不妥当,但我的确是这样想的,加上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还是忍不住说出来。坦率讲,我只是出于血缘本能接纳了望望,潜意识里还是觉得望望对于我们来说是个麻烦事儿!
某一个周末,我带望望去楼下荡秋千。我平时很少陪他玩儿,他高兴得发狂,玩儿得浑身冒汗了也不肯离开。想到我很少由他任性,甚感歉疚,便由着他继续疯玩儿。我坐在离他不远的椅子上看报纸,没多会儿听见他和一个阿姨在聊天——
“你爸爸呢?”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给我挣钱读书。”
“那你妈妈呢?”
“她……不……要我了……她和我爸爸离婚了……”
望望的声音突然压得很低很低,吞吞吐吐。我的心一颤,我不想让他继续沉溺于痛苦中,起身大声招呼他回家。望望赶紧跑过来,我蹲下身,紧紧抱着他转身往回走。我百感交集,竭力想安慰他,但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想起这些天来我对他的熟视无睹,满心充满内疚之情。好半天,我才柔声说:“望望,以后不要跟别人说妈妈不要你。还有……也不要说爸爸妈妈离婚了,好不好?”望望懂事地点了点头,看上去有点胆怯,好像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三爸不是批评你,你今天也没做错什么。但是,你以后还是不要再……”我不知道该不该这样“教育”他,不自觉地把想重复的话咽了下去。
“望望,你以后不叫我三爸,叫我‘爸爸’,好不好?”
“那我叫我爸爸什么呀?”望望认真地问。
“还是叫爸爸呀!”
“那我不就有两个爸爸了?可我一个妈妈都没有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