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是杀人犯,但不是反革命


□ 孟昭民

运城县看守所有一条老规矩,每隔两个月就来一次“调监”,就是把关在各个牢房的犯人们调换一下监房,以防他们在一起待久了阴谋越狱逃跑或搞什么反革命暴动。
“调监”一般安排在单月的一号。
一九七八年的五月一日是“调监”的日子。早上八点半,随着铁门咣当一响,看守员老雷背着双手迈着八字步儿进来了。他从衣兜里掏出钥匙,把北院的1至12号牢房小铁门的铁锁一一打开,然后大喊一声:全体犯人出监!各个牢房的犯人像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迅速地卷好自己的铺盖,挟在腋下,排着整齐的队伍走向对面的高墙,然后把铺盖放在脚下,面壁而立,低头弯腰,双手下垂,等候着雷看守宣布新的调监名单。
因为我已经充当了一年多牢房记录员(即充当关押在同一牢房的犯人头头),这次没有调位,仍关在坐北朝南的第 12号牢房,同牢的其他人全换了。其中新来的最引人注意的是反革命杀人犯薛明。薛明的犯罪事实,此前我已有所耳闻,没想到这次调监竟然同住一牢,而且据说离他被枪毙的日子已经不远。虽说我是个“老犯”,调换过多次监房,同许多纵火、强奸、鸡奸、贪污、偷盗、诈骗、赌博、杀人以及教唆犯、传播封建迷信犯等等同囚一牢,但和“反革命杀人犯”还没有打过交道,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我这个犯人头头还要罪加一等呢。
果然不出我所料,“调监”刚一结束,雷看守就把我叫到“犯人训话室”,他一脸严肃地说:“你是国家干部,又是共产党员,这次把反革命杀人犯薛明调到你12号监房,就是要保证他(死)刑前的安全。你要以党性作保证,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以确保即将召开的公判大会圆满成功!如果出了问题,后果你应该知道!” (那真是一个人妖颠倒、滑稽可笑的年代,我的公职、党籍都在,只因为抵制了极左路线,就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关进监狱。更为可笑的是看守员还要我这个“犯人”以“党性”作保证呢。 )
因为我是牢房的“犯人头头”,类似的话每回“调监”都要领训一次,但没有像这次语气这么严厉,脸色这么难看。
12号牢房和北院所有牢房都是同样的格局,室内除了一个10人大通铺和仅能通过两人行走的通道外,只有一只臭烘烘的马桶供犯人方便。铁门的门锁和门闩都安装在朝外的那一面。铁窗的上端安着一个36V的超低压灯泡,鬼灯似的通夜不熄。我的床位就在靠铁门的第一个铺位,这是为了每天查监时方便看守员问话。为了照拂好这位将被执行死刑的反革命杀人犯,我特意把他安排在我的身旁,即二号床位。一来易于监督和了解他的行为和思想,二来可以给他以宽慰,因为犯人们都知道,二号位也不是一般犯人可以随便得到的,他必须是和监狱方面有某种关系或是被我这个犯人头头所“器重”的人,虽然薛明早已不在乎什么 “宽慰”不“宽慰”了。
“反革命杀人犯”在我们的印象中是满脸横肉、膀大腰圆、蛮横无理、凶神恶煞,而我身边的薛明却是眉清目秀,温文尔雅, 衣着整洁,言谈举止透着一种现代文明气息。他虽然年近六旬,却身板硬朗、思维敏捷,可以想见他年轻时候肯定是一位吸引姑娘们眼光的“帅哥”。如果不知他的根底,你根本不会认为他是运城县泓芝驿公社的一个普通农民,倒会错认为县上哪个部门的负责干部。
像所有的犯人一样,薛明安置好自己的床铺,就向大家作了自我介绍。他特意说,我虽然是个杀人犯,活在世上的日子也没有几天了,但我绝不会给大家带来任何一点不愉快。现在我只能以与各位的和睦相处来消愆赎罪。
大概是“调监”后的第八天吧,岗楼上传来“提反革命杀人犯薛明”的厉声高叫,紧接着牢房铁门被打开了,两位狱警给薛明带上手铐就架着他出去了。牢内的犯人不约而同地说,这回老薛可能去领取通往地狱的通行证了。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薛明回来了,他除了戴着手铐,还被砸上了脚镣,同样是被两个狱警架着进了牢房。薛明颓唐地坐在炕沿上,脸色灰白,他用沙哑的声音对我说:“刚才我领了判决书,是死刑,立即执行。我不上诉,已经签了字画了押。老天爷只给我十天的时间活命了……”话未说完,两行老泪顺着白皙的面颊流了下来。
此时此刻我能说些什么呢?我只能说:“老薛,想开点,就是十天也要活好,活滋润。”我明知自己说的是瞎话,但除此之外也无他话可说。
同牢的犯人们中有人许是兔死狐悲,但大多数却是出于同情,甚至义愤,纷纷用最温馨的话语来宽慰这位面临死神的“反革命杀人犯”。
“反革命杀人犯”薛明确有让人同情之处,虽然他杀人夺命的行径是不可饶恕的。
事情发生在去年秋天。头茬棉花正在采摘,玉米豆类都在收割。忙活了一天的薛明,晚上回来连饭也没吃,他越想越气,整个脑瓜都胀了起来。躺在里屋,他想静下来,对问题作个冷思考,但怎么也冷不下来。只有一个念头在他的脑子里打转转:把人欺负到这步田地,有屈无处诉,有冤无处伸,只有豁出这条老命和他拼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