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绿太阳


□ 田 林

碾子沟的许德才,儿子考上了大学,他决定带儿子到承德的离宫看看,让儿子开开眼。门票五十块钱一张,两个人就是一百块钱。许德才舍不得,可儿子还是进离宫了。那么,许德才究竟用什么方法让儿子进了离宫呢?
许德才的儿子早上出去的时候,许德才和老婆正坐在屋檐下剥玉米皮子。一开始两个人是坐在院子当中剥的,剥着剥着坝上的日头就转到了头顶,晒得脖根子很痒,就像身上爬满虱子似的,于是两个人就转到了屋檐底下。坝上无霜期短,9月份玉米就熟了,剥玉米皮子是要等到青皮子半湿不干,并不是剥下来,而是像女人的头发一样把它剥开后拧个扣儿盘上,再一个一个编好,挂在屋檐底下。哪家院子里玉米挂得多,自然就会看出哪家的庄稼长得好,日子过得盛。
像现在许德才家这样,剥玉米皮子其实有点儿早。但是,今天自打许立本出了家门,许德才心里就慌慌的。先是点了一支烟,就觉烟苦,又去弄猪圈,又觉猪圈太臭,后来他就把老婆喊出来让她跟自己剥玉米皮子。许德才在家里是说一不二的。老婆正在屋里熬猪食,听见许德才喊她,就冲着猪食说,许德才你今天犯邪哩,玉米昨天才弄进来,今天就要剥皮子?许德才听得出老婆今天说话带着猪食味儿,好着声音说:让你来你就来嘛。那声音有点像在床上似的温柔。许德才的老婆知道许德才心里咋想的,儿子这一出一回的时间里,需要有个想做的事情来做,时间才能熬过去。这么多年,老婆知道许德才是个急性子,晚上他要是有了想法,容不得你翻身他就上来了。现在和晚上不一样,许德才只能干着急。两个人一边剥皮子,一边唠嗑,话像是硬挤出来的,只有把话挤出采,时间才会缩短一些。许德才说:
你说这小子能考上不?
老婆说:你的种,能差得了么?
许德才说:我的遗传基因比你的好,就怕你个榆木脑袋把这小子糟践喽。
老婆一垂手,就把玉米扔在了地上,老婆说许德才你那才叫放屁呢,合着这孩子要是考不上还要赖我呢。如果考上算不算数?当年我家祖上可是沟里有名的财主,你家呢?三代“子儿贫”,要不是你老早就把我摁在高粱地里,我才不嫁你呢,你还有脸说。
许德才把头低在那里,一边剥玉米皮,一边抿着嘴儿笑,好像忘记了许立本看榜的事儿。时间一溜儿小跑,就这样过得挺快。院子里的玉米已经剥完了一半儿,光着腚晾在那里,可是仍然不见许立本的影子……
坝上的日头爬到屋顶的时候,许德才耐不住性子站了起来,向外张望。他知道院子外面不会有许立本,但是许德才还是要时不时伸长了脖子看一眼,就有些像做贼似的。许德才坐在那里剥了一会儿,屁股底下就火烧火燎,老婆看出来了。老婆说,你别剥了,我一个人剥,要不你就去村口看看。许德才走到村边的时候,没有许立本,只有一群婆子在榆树底下乘凉,几个女人手里总是有活计,一只手拿的是一根木柄的大锥子,另一只手是一副鞋底子。坝上的男人割草、推车,鞋底子费,需要弄得又板又厚,女人手里的大针便绗得很猛气,先扎进去,带线的那一根大针再跟进去,刺啦、刺啦,嗡嗡山响。那个叫兰翠花的平时就爱跟许德才开玩笑,自家一只刚出窝的花狗正偎在腿边。那女人见许德才过来,就冲着狗说:叫老叔,叫老叔。谁也没想到那只狗真的就叫了一声,惹得榆阴下的人全都乐了。许德才心里惦记着儿子的事儿,站在那里脸就沉下来了。许德才低下头对那只狗说:兰翠花,你这儿子咋教育的,怎么说话像狗一样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