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修琪小小说两篇



  预言
  
  公元1003年,北宋咸平年间,一个仲秋的清晨,夏日的浓绿已渐染一层枯黄,茫茫秋水氤氲着一丝苍凉。贫寒布衣贾空生感受着大户小姐聂卿相依的温暖,心里突生一种不舍。他回过身,眼里有了一丝湿意,轻声地说:“我还是不去吧。”聂卿抽回相执的手,柔声细语却透着一丝坚定:“你苦读十年不就是想图个功名,怎么反倒被私情所累呢?”贾空生一时语噎,悻悻地转过身,望着苍凉无边的秋水,心底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去吧,我等你来迎娶我,永远。”聂卿轻轻地推了一下贾空生。贾空生回过身来,再一次拉住了聂卿的手,然后转身踏上了即将远去京城开封的帆船。
  十年后,一场朝廷事变让贾空生历尽艰难甚至抛却聂卿一片深情而刚刚建立的功名灰飞烟灭,匆匆地独自逃离京城。为了躲避追杀,他只走偏僻小路,向十年未回的故乡窜去,心头是一片怆慌与凄凉。也不知走了多久,一日,正在山间小路行走,忽见路旁一孤墓,并不在意,正想离去,却有一只蝴蝶在坟上飞舞,有些惊异,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吓得一下子瘫在地上,只见墓碑上写着:“贾空生原配聂卿之墓”。不会吧,自己当初娶尚书之女的时候,已经给聂卿休书一封,让她另嫁不要等他,年纪轻轻的她怎会亡故?再说凭他的感觉,离家乡还远着呢!可是,可是……贾空生爬起来,走近墓碑,上面留一首诗:“生路茫茫雪满地,情海苍苍空余恨。山转水复缘未了?千载路上说恩怨。”何意?是箴语还是预言?正莫名间,山间传来一声断喝:“拿命来!”只见几个大汉挥舞着大刀,向贾空生追过来。贾空生跳起来,转身就跑,后面的大汉却紧追不舍。贾空生转过一道弯,突然没有了去路,前面是万丈深渊,后面是刀下要命,贾空生吓得魂飞魄散……
  贾空生在死亡的恐怖中突然有了意识,睁开眼,到处都是大雪一样的白,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单和穿白衣的人。自己在哪儿呢?哦,是医院,自己怎么在这儿呢?贾空生努力寻找着自己,意识在空茫中渐渐清晰……这是公元2007年12月12日。
  贾空生从农村考入大学,为了留在省城,选择与某省委领导之女结婚,在省政府机关工作。凭着丈人的关系,几年的时间混上了处长的位置,日子应该说顺心顺意。唯一让他心生感叹的是妻子渐有一种冷漠,他说不清到底是为什么。
  一次因为去下面检查工作,酒足饭饱之余,华灯初上,城市的夜空似乎充满了诱惑。在底下人的盛情下,他们进了一间“天上人间”歌厅。坐下来,底下人出去了,一会儿之后,依次进来十来个歌女,一律的粉红色长裙,一色的青春靓丽,包间里一下充满了生命的气息,浓浓的脂粉和着香水味让贾空生有了梦幻的感觉。“贾处长,选一个吧。”底下人轻声地说。贾空生面对着一群性感的女人却有些茫然了,恍惚中像是坠入了一个久远的梦境。女人们看着他,大家也都看着他。他说:“你们先选吧。我就听听歌。”“这哪成呢?”底下人说。“是啊,贾处长。”其他人都附和着。贾空生知道他不选,其他人是不好选的,这得有个次序。正为难时,他感觉到有一异样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顺着目光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孩。她是谁呢?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向她招招手,女孩便风一般飘到他的身边,情人一般挽住他的手。
  歌声、舞女、美酒、彩灯……似梦却又真实,真实却又似梦。贾空生却不唱,在女孩相依的温暖里,他感到一种沉醉。“我好像认识你。”贾空生说。“我也面熟,可我想不出在哪见过你。”女孩一脸灿烂地笑着。“看来我俩有缘。”贾空生说。“是吗?”女孩搂了下贾空生,温柔地把脸贴在他的胸前。“你哪里人?”“这重要吗?”贾空生怔了一下,又说:“你叫什么名字?”“聂卿。”名字怎么这么熟?贾空生努力在记忆里搜索这个名字,却又找不到,心底里叹了一口气。
  散场时彼此都有了一种不舍,便留下手机,聂卿在出门的一刹那,回头对他嫣然一笑,一下把贾空生惊住了。
  第二天离开时,贾空生给聂卿打了一个电话,聂卿却很冷:“你谁呀?”“我贾空生。”“贾空生是谁呀?”贾空生愕然了一下,便轻轻地挂掉了手机。
  贾空生以为自己很快会把聂卿忘掉,奇怪的是时间越久,却越想她,想她相依的温暖,想她的嫣然一笑,甚至梦里都见到她。就在这时,一位副厅长调走,相关的处长们都削尖脑袋钻副厅长的位置。贾空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经过一番较量,入围的就剩他和另一处长了,而且据说贾空生更有人脉和竞争力,就等省委通过了。
  这天,贾空生在外面吃过中饭,突然接到聂卿的电话:“我想见你。”不知为何,贾空生竟有异样的激动。“什么时候?”“今天。”“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特别想见你。”贾空生说:“好吧,我现在就开车去。”
  不知是吃了酒,还是因为激动,贾空生就在去见聂卿的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颅骨骨折,受了重伤。
  贾空生醒过来,口里不断念叨着一个人的名字,别人都没有听懂是谁,一个要好的朋友却听懂了,从贾空生的手机里找到了聂卿的电话。第二天上午,朋友支开了贾空生的妻子。聂卿一进来,贾空生眼里透过一丝亮光,可聂卿并没有灿烂的微笑,除了惊慌便是冷漠。贾空生意识里一下子飘起了漫天大雪,很快是苍茫茫的一片白,死亡的恐惧又一下攫住了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