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爱铐子


□ 陈继平

我爱铐子
陈继平

我爱铐子,这一点毫不夸张。那一天警察又把铐子牢牢地铐在我的手上,这使我感到十分实在,仿佛是把希望铐到我手里,不,那一刻是我实实在在地扣住了希望。铐子像什么?像个“8”字吧,这些年谁都晓得8就是“发”;把它放倒,数学叫“无穷大”,都是挺吉利的寓意吧。现在我手上的铐子在阳光下发出熠熠的光芒,这是种让人兴奋让人浮想联翩的光芒。铐我的那副铐子很活络,是一副用了很久的铐子,因为用得久了,它的金属质地被时间磨得发白发亮,你可以想像它铐过多少人的手。它铐在我手上的刹那间,很响亮地发出“哒——”的一声,很滑润,天造地设的吻合。这使我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好东西不怕用久,用久了并不意味着它就不可避免地退化了;相反它的机能有可能正步入佳境,越发有灵性。
我现在越来越认定人身上的部位是与某种物质有着冥冥之间的感应的。比如有人的脚穿不惯“乔丹”名牌鞋,非要穿着平底的解放牌胶鞋才觉得舒服;有人耳朵上穿不得金银首饰,一穿就感染化脓;有人戴不惯手套,只好让手掌冻得冰样的硬。而我呢?我想我的手可能就是生来套铐子的,我的手腕上有一块凸出的骨,小节又很瘦小,任何一副铐子铐在我手上,都是绝对合适且绝对不会出什么差池:并且我的手腕上有一层厚厚的皮,即使是没经磨合的铐子生硬地砸上来,我的手也不会破皮流血,这真是一双好手哟!
警察按惯例对我进行询问,然后很威严地说,我现在正告你,你被刑事扣留了!我感觉警察的声音像诗朗诵一样好听,抑扬顿挫穿云破帛。其实我等着这一声庄严的宣告已经好久了,我感激地说,谢谢,我认罪,我认罪。我带着铐子,在拘留证上像阿Q一样很认真地写上自己的名字。整个过程我一直很恭顺,很配合,已至一直板着职业性脸孔的警察有些感动,悄悄地问我,刚才铐的时候,是不是太重了?
你可能急于知道我为什么会爱上铐子,这么说来话就长了。我并非心理变态,原来也像所有平常的人一样,很惧怕铐子,我想人要是被铐上铐子,一辈子可能就毁了。我记得小时候村里的老三被公安(那时兴叫公安)抓了,老三原先横得不得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瞪人一眼也让你心怵,远近没人能惹得。我们看见公安反手扼住老三,遏止他的反抗,然后又把老三的手扳拢在一起,其中一个掏出锃亮的手铐,“哒”地把老三扣得服服帖帖的。在我的眼里,铐子像一个魔套,一下子把一个人给镇住了,铐子浑身发出一种让人颤心的幽幽的光,它还长着像鳄鱼的牙齿,很尖利且坚不可摧,它的上牙要咬人的时候,就会伸出来;下牙则包裹在金属的里面,上牙跟下牙一嚓哒,它就你越挣扎,它越紧紧咬住你。我记住这些当然有着童年惧怕的心理,现在说这些可能也没什么稀奇。让我们始料不及的是,一惯张狂的老三被铐住后,浑身战抖着,脸色发白,一会儿裤裆里竟湿了一大片。后来老三被放出来后,人家早不怕他了,老三也张狂不起来,我们老远见着他,还敢骂他,老三老三,铐上铐子屎尿流,像个$球!也不见老三追来。铐子真是太可怕了,它竟把老三铐怕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