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好奇”能挑战“恋物”吗?


□ 张慧瑜

“好奇”能挑战“恋物”吗?
张慧瑜

作为一位女性主义电影理论家,准确地说是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理论家,劳拉·穆尔维早在一九七五年就凭借着《视觉快感与叙事性电影》中对经典好莱坞电影的批判性解读,成为把精神分析引入女性主义电影研究的典范。这篇论文可以放置在精神分析与电影研究、精神分析与女性主义的双重脉络下来理解。精神分析进入电影研究,开始于克里斯蒂安·麦茨(罗兰·巴特的学生)使用拉康的精神分析——尤其是其主体理论来阐释影院空间中的“电影与观众”的关系,由此,此前研究者对影片自身的语言或者说符号学的关注,被转向了研究观众如何“观看”电影的问题。在电影理论史上,这一转向被表述为由第一电影符号学进入第二电影符号学,此一转向得以发生的理论动力,则来自于后结构主义对结构主义的批判。具体到电影研究来说,对电影语言的符号学探询,无法处理观众为什么会喜欢或者说认同于电影的问题,因此就需要重新打开影片的文本空间,引入对观众观影过程中的欲望动力和主体身份的讨论。在展开这一讨论之时,女性主义借重精神分析学的理论,可以呈现父权体制下两性之间的不平等的欲望关系。但是,另一方面,女性主义对精神分析也提出了严厉的批判,概括来说,无论是弗洛伊德的俄狄浦斯情结还是拉康的镜像理论,所处理的都是男性获得主体身份的问题,在女性主义看来,如何阐述女性的主体位置就为精神分析所不得不面对。《视觉快感与叙事性电影》恰恰呈现了精神分析与女性主义之间的张力。
在这篇出色的论文中,穆尔维揭示了经典好莱坞电影当中男性始终占据主动观看的位置、女性处在被动观看的位置上的基本叙事逻辑,男性视点成为影片内在的叙述动力,女性形象只能“被编码成强烈的视觉和色情感染力”。而影院观众的视觉快感来源于他们认同银幕上男性的视点,这样,银幕上的女性就处在影片叙事空间中的男性视点与影院观众的男性视点的双重观看之下。这种双重观看满足了观众的双重快感:“窥淫癖”和“恋物癖”(当然,这里的理想观众应该是男性观众)。“窥淫”在弗洛伊德那里意味着主体对客体的控制以及把客体对象化和他者化,在经典好莱坞电影当中,尤其体现在对女性身体的局部特写。而在拉康看来,女性不仅是男性的欲望对象,女性还作为被阉割的形象而给男性带来恐惧和焦虑,也就是说,女人不是女人,女人是没有阳具的男人。在好莱坞的经典叙事中,穆尔维阐述了两种对作为银幕形象的女人所带来的阉割焦虑的克服路径,一是把神秘的女性非神秘化,从而使这一“作为流血的创伤的承担者”的形象“变为保险,而不是危险”,比如希区柯克的惊悚片中就经常呈现男性侦探逐步解开女性的神秘行为;第二种方式则是通过对女性身体的崇拜而“恋物”,以此而拒绝把女性身体视为“被阉割之物”,“恋物”意味着一种遮蔽和否定(女人并非绝对异己的他者)。进而,穆尔维提供的实践方式就是打破充斥着男性凝视的银幕空间,彻底拒绝这种男性的“视觉快感”,即“快感的毁灭是一激进的武器”。但是,在论文开头,穆尔维就清晰而不无悲观地写道:“困在父权制语言之中,我们没有办法从这苍天中造出另一种系统来。”(或者借用另一个更优美的翻译,“无法从男性的天空中另辟苍穹”。)此后,穆尔维勇敢地尝试拍摄没有“视觉快感”的电影,只不过这种电影很难获得观众的认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