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旋转的夏天(小说)


□ 潘洗

  潘 洗

  在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里,谢文忱连着参加了一个葬礼和一个婚礼。

  葬礼是二爷的。本来,再过半个月就到二爷的九十大寿了,赵琪爸爸准备热热闹闹办一办,毕竟整个玉石村九十岁以上高寿的老人屈指可数,这是值得隆重祝贺一下的。除了耳朵有些背、腿脚不太灵便,二爷身子骨也还硬朗,红光满面的,健康状况没啥毛病。村里人都说,好人长寿啊,看这光景,老爷子再活个十年八年没问题。玉城的周边多山岭,节气晚,立夏过去了好几天,天气骤然转暖,从凉到热似乎缺乏必要的过渡。怕二爷着凉,家里人硬要他把厚衣服捂着,不想老爷子傍中午时在园子里薅草,嫌热,自作主张把坎肩脱了,却打了好几个喷嚏。中午小睡一觉是二爷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谁都没在意二爷下午没起来溜达,以为是摆弄那些花花草草累着了,到底是老胳膊老腿了,比不得年轻人了。到晚饭时,赵琪妈妈去喊二爷吃饭,好久也没动静,去他房间一看,身体都硬了,二爷这下子是彻底长眠不醒了。

  二爷在睡梦中无疾而终,走得安详,算是喜丧。赵家在玉石村人缘好,赵琪爸爸朋友也多,于是风风光光给二爷办了个葬礼。按玉城风俗,需要停灵三天。本来上面要求无论城乡,所有丧事都必须交由殡仪馆办理,但在乡下执行起来会松一些,而且也找人说了,于是就在自家门前,搭起灵棚。谢文忱紧急联系玉城一家冷库,弄来大冰块若干,虽是“小三天”,但天热,总要解决个降温的问题。丧事虽然忙乱,却有专门的司仪打理一切,提供全套的一条龙服务,加上亲朋与邻居帮忙,谢文忱也插不上手。唯一要做的,可能就是守夜,夜深人静之后,总要自己家里人在灵前守候,外人恐怕就熬不到那么晚了。

  这是给谢文忱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个葬礼。那个受雇前来“哭九场”的女子入戏极快,手持话筒,桩桩件件吟唱着先人贤德,字正腔圆如泣如诉,到后来满地打滚泣不成声,引发了现场哭声一片。更多的时候,在人们的脸上看不到悲伤,反倒充满了一种对于生老病死的超然和淡定。在第二天晚上进行的“传筵席”节目中,放的都是欢快的曲子,说的都是俏皮话,俨然是在观看一场地方戏。相关的和不相关的人,都借机聚拢到一起,搭起个舞台,有的演,有的看,人死了,躺在棺柩里,什么都不知道;演的是活人,演给活人看,演的看的都是自己。丧事过去了,人们都回到自己原先的轨道中去,换上另一幅面孔,继续活下去,继续演下去。

  同事佟玉东的婚礼,是在二爷葬礼结束后的第三天,那是个周六。

  玉东老家就在北郊的平阶村,女朋友奉子成婚,本白色的婚纱掩不住小腹微微隆起。农村婚礼也热闹,现场布置很喜庆,音乐舒缓而意味深长,主持人极尽煽情之能事。最出彩的地方是在喷绘背景上使用了玉东手绘的两人头像,惟妙惟肖,玉东是个画家,画这个自是小菜一碟儿。锅灶安在房檐下的西侧,香滋辣味扑鼻而来,刺激着每个来宾的味蕾。就在当院摆下餐桌,吵吵嚷嚷。农村大席好吃,这是大家相当一致的看法。谢文忱滴酒未沾,这对一个爱喝酒也能喝酒的人来说简直是个奇迹。喝酒时不开车,开车时不喝酒,自打开上了这辆二手普桑,他就给自己定下了这条铁的戒律,也从来没有破过一次戒。谢文忱内心坚定、说话算话、从不做秃噜反账的事儿,对他这一点,朋友们都很佩服。跟他同车来的那几个哥们,还在吆五喝六地喝着,看那架式,比自己结婚都兴奋。美酒当前,到底还是有些眼馋的,索性出来去车上呆了一会儿,闲得无聊,又把车发动起来,朝五道河桥方向开去,停在桥北侧。谢文忱蓦地想起多年以前,这座桥发生了两起著名的车祸。先是玉城某局局长,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干部,因为醉酒驾车,在这座桥上坠亡;半年之后,又一个青春美少女,玉城第一医院的护士,也在这座桥上死于车祸。离奇之处在于,那辆出事的中巴上满载着20多人,都是出去旅游同车返回的同事们,其他人只是受了轻微的磕碰,只有她一个人香消玉殒。玉城人都传言,一定是前面那个局长把这个女孩给勾走了,他在下面太寂寞,需要有个人陪伴。那个护士据说还没有谈过恋爱呢,坚守了多年的处子之身,还没有享受到男欢女爱的乐趣,让人唏嘘不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