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贵州:山与人的交响


□ 张 茵


在贵州连绵如涛的喀斯特山地上,贵州人会因为最基本的生活忙忙碌碌,但他们总是有着最纯净的笑容和欢乐。在他们身后,大山静寂无言,流水捎走四季,一个关于自然和人的故事,却悄悄沉淀下来……
有一个画面,多年以来一直藏在我的心底。
很长很长的盘山路,在大山的皱褶里无穷无尽地盘旋。爬满绿色的崖壁,有时在左,有时在右。窝在汽车后座的一个角落里,我的思绪同马达声一样单调。
是一段上坡,车子一直开一直开,然后绕着山壁转了一个弯。
夕阳正好。
夕阳正铺满整面山坡,那满坡碧绿的树在浅金色的夕晖里生动亮丽,像一个呼吸着的海。夕阳那无数纤细光亮的小脚丫儿在海面上跳跃、追逐,将海水搅沸了,于是满坡的绿都像要被那金色融化似的闪动起来,好像就要漫下坡去,却忽然在山腰的某处安静了。然后我看到,就在那海的中央,在那山腰上,向前延伸出来一块平地,平地上静静卧着一座乌瓦木板房,房前是个开敞的院子,院子中间坐着个老人,青布缠头,略微佝偻的身体惬意又坦然地舒展着,望向西边如涛如海的群山,那里,夕阳正缓缓坠落,漫天云霞,如锦如画。一条帅气的大狗,在他的身畔摇着尾巴。
正懊恼山路无尽头的我忽然就安静下来,心里有种莫名的触动。也许,这在我原是不能理解的:这么寂寞、这么偏远的地方,他们怎么可能生活得那么安祥又那么快乐?怎么可能?可是在那一刹那我忽然就理解了。我甚至嫉妒他们。
望着山,望着夕阳,望着自己的庄稼自己的狗,日子就在脚边从从容容地淌过……
岁月如歌。
那是七年前,我第一次去贵州,第一次被贵州的山、被山里的人打动。后来就一次一次地去,一次一次地被打动,为他们那朴素却浪漫的生活,为那浓酽如老酒的乡土气息和人情味,为生活的不易和生命的顽强……
贵州:山与人的交响图片1
大山阻隔,保留了许多本色世界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贵州的自然地理特征,那就是“喀斯特山地省”。
贵州位于云贵高原东部,西高东低,自中部向北、东、南三面倾斜,乌蒙山、大娄山、苗岭和武陵山四条伟岸的山脉如巨龙迤逦而去。山地和丘陵占了贵州总面积的92.5%,可谓“地无三尺平”。在山与山之间,散布着一块块或大或小的“坝子”(盆地或河谷阶地),这些坝子就成了人们繁衍生息的地方。但凡大点儿的坝子都人烟稠密,贵阳、遵义、都匀、水城、凯里、兴义等主要城市都坐落在坝子里。贵州河流众多,以乌蒙山-苗岭为分水岭,以北属长江水系,乌江、赤水河和清水江一路大江东去;以南属乌江水系,南盘江、北盘江、红水河和都柳江浩浩荡荡向南奔腾不息。喀斯特地貌发育是贵州的另一大特征,岩溶出露面积13万平方公里,占全省国土总面积的73.8%。喀斯特的基岩分布之广、厚度之大、所占比例之高,都在全国独一无二,全省仅有4个县基本无喀斯特发育,称得上是中国的“喀斯特省”。
一山一山又一山,一河一河又一河,过不完的山给了贵州看不完的景,不要说那声名远播的黄果树瀑布、梵净山、小七孔,就是随便一段山路,都会随时带给人惊喜。
我第一次去贵州的时候,在罗甸下了火车,前往都匀。我们的大吉普在山里没转几个弯,一挂瀑布就倏地跃入眼帘。稍远处,一匹白练自翠色欲滴的崖壁上飞流直下,让人的心里顿时荡起一片清凉的惊喜。后来又跨过一座桥,桥下水流微急,那水色真的就同碧玉一模一样,在河心的巨石上撞碎时好似跌破了大块的翡翠,让人心疼呢。水流缓些的地方,光溜溜的孩子们在河里扑腾、打水仗,头上裹了帕子的女子,蹲在岸边的青石上槌洗着衣裳……
这过不完的山也像一重一重的城,把贵州锁在了花花世界之外,让它闭塞、“落后”,也让它保存下来一份“文明世界”早已遗失的民风、古韵以及与自然贴肤的亲近。除了贵阳、遵义等几个与“山外”联系紧密的大都市,贵州大部分地方都有如边城,悠然度着自己的“山中”日月。甚至离贵阳咫尺之遥的地方,只因隔了山,就如同隔了一个世界。
比如高坡。
贵州:山与人的交响图片2
高坡距离贵阳仅48公里,可就在这一个小时的车程之外,连阳光都仿佛静寂了许多。接踵的高楼,汹涌的人潮,时髦的女郎,流水的筵席,忽然都像一场荒唐的春梦般消散了。当我在山那边的高坡睁开眼睛,我看到一个恢复了本色的、清清亮亮的世界。这里,山高路险,谷深坡长,茂密的竹林里藏着苗家木头的寨子。寨子边的农田里,男人和女人穿着自家做的土布衣衫,缓缓拖动农具;寨子里的吊脚楼旁,女人们织布绣花,用一年甚至好几年的时间为女儿制备出一身可以去“跳花坡”的盛装;眯着眼睛的老人,靠着古老的木墙,晒着古老的太阳……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