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旧院



# L; H- l3 Q1 R  
% V7 f1 l; C2 J3 }: V  A  D  村子里的人都知 道,旧院指的是我姥姥家的大院子。为什么叫旧院呢?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有想过。当然,也许有一天,我想了,可是没有想明白。甚至也可能问了大人,一定是没 有得到满意的答案。我歪着头,发了一会儿呆,很快就忘记了。是啊,有那么多有趣的事情,爬树,掏蚂蚁窝,粘知了,逮喇叭虫。这些是我童年岁月里的好光阴, 明亮而跳跃。我忘不了。
+ {. h+ |6 _# f; x- {* G  旧院是一座方正的院 子,在村子的东头。院子里有一棵枣树,很老了。巨大的树冠几乎覆盖了半个房顶。春天,枣花开了,雪白的一树,很繁华了。到了秋天,累累的果实,在茂密的枝 叶间,藏也藏不住。我们这些小孩子,简直馋得很,吮着指头,仰着脸,眼巴巴地看着表哥 攀上树枝,摘了枣子,往下扔。我们锐叫着,追着满院子乱跑的枣子,笑。每年秋天,姥姥总要做醉枣,装在陶罐里,拿黄泥把口封严。过年的时候,这是我们最爱 的零嘴了。 4 o( D/ ^9 G  w; b; a/ U5 F
姥姥是一个很爽利的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大概也是个美人。端庄的五官,神态安详,眼睛深处纯净,清澈,也有 饱经世事的沧桑。头发向后面拢去,一丝不苟,在脑后梳成一个光滑的髻。在我的记忆里,似乎她一直就是这种发式。姥姥一生,共生养了九 个儿女,其中,有三个夭折了。留下六个女儿,我的母亲是老二。

' l( ^4 L5 C: ]+ D. T5 {: t. }  谁会相信 呢,姥姥这样一个人,竟然会嫁给姥爷。并且,一生为他吃苦。说起来,姥爷祖上原是有些根基的,在乡间,也算是大户人家。后来,到了姥爷的父亲这一辈,就败落了。姥爷的母亲,我不大记得了。在姥 姥的描述里。是一个刁钻的婆婆,专门同儿媳妇过不去。姥爷是家里的独子,幼年丧父。寡母把独子视为命根,视为自己一世艰辛的见证。儿子是她的私有物,谁都 不允许分享,即便是儿媳妇。有坚硬强势的母亲,往往有软弱温绵的儿子。在姥爷身上,有一种典型的纨绔气质。当然,我不是说姥爷是吃喝嫖赌的纨绔子弟——以 当时的家境,也当不起这个字眼了。我是说,气质,姥爷身上有一种气质,怎么说,闲散,落拓,乐天,也懦弱,却是温良的。在他母亲面前,永远是唯唯诺诺的。 而对姥姥,却有一种近乎骄横的依赖。里里外外,全凭了姥姥的独力支撑。姥爷则从旁冷眼看着,袖着手,偶尔从农兜里摸出一把炒南瓜子,或者是花生,嘎巴嘎巴 剥着,悠闲自在。老一辈的说法,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姥姥生养了九个儿女,竞没有给翟家留下一点香火,真是大不孝了。只为这一条,姥姥在翟家就须做小服 低。作为一个女人,她欠他们。姥姥日夜辛劳,带着六个女儿,不,是五 个——大女儿,也就是我的大姨,被寄养在姨姥姥家。姨姥姥是姥姥的姐姐,嫁给了一位军人,膝下荒凉,就把我大姨要了过去做女儿。姨姥姥家境殷实,把大姨爱 如掌上明珠。虽如此,后来,大姨成人之后,始终对这件事耿耿于怀。甚至有一回,她来看望姥姥,言语间争执起来,大姨说,我早就知道你不喜欢我,那么多姊 妹,单单把我送了人。姥姥一时气结,哭了。她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女儿会这样指责自己。当然,这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 ]7 M9 Z  M( v" U
分享:
 
摘自:十月 2010年第01期  
更多关于“旧院”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