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声尖叫


□ 赵 刚

失声尖叫
赵 刚

  小伍在失恋的同时失语了,他古怪混乱的生活让他的同学们都快崩溃了。后面奇迹出现了……一个荒谬的故事,也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小伍失恋的那天阳光明媚,气温18℃,风力1级,晾晒指数3级,感冒指数2级,服装指数4级,失恋指数5级,空气中的主要污染物为可吸入颗粒物。
  一上午小伍都沉浸在灿烂的睡眠中。同宿舍的其他六个人都上课去了,宿舍里只有熟睡中的小伍和老六。老六逃课是为打工的广告公司写一份策划,小伍的睡眠因此始终伴随着手指敲击电脑键盘的嘀嗒嘀嗒的声响,睡眠中的小伍恍惚地以为那是阳光爆裂的声音;宿舍的窗户朝南,每天早晨8点钟一到,阳光就会顺着窗户灌满房间,睡眠中的小伍能感受到满屋的灿烂———那种阳光独有的温暖而光亮的意象。11点多小伍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持续着的键盘声骤然停下。老六接电话。喂!找谁?然后就喊:小伍!小伍!电话。小伍一骨碌爬起来,从上铺探出身子伸手一把抓过电话。电话里是小伍渴望的物质———沈阳的声音。小伍饿了,凭直觉判断这时差不多应该是中午了,按惯例沈阳这时给他打电话多半是约他一起吃中饭的。他甚至已经在肚子里盘算起食堂里的菜单来了,今天吃什么呢?这是个充满爱意的问题。沈阳讨厌韭菜的味道,中午他不准备吃韭菜炒鸡蛋。口腔里迷漫着一股酸腐的味道,因为长时间没有补充水分,口腔里的分泌物黏黏的,口舌沉重。沈阳在电话里说,小伍,昨天我想了一夜,我觉得我们在一起不合适,还是分手吧……你对我挺好的……你以后会幸福的……沈阳说话时语速均匀,遣词造句也极有分寸,以此判断,这一番说辞显然经过深思熟虑并且精心演练多次的。沈阳断断续续的诉说中不时地会出现短暂的停顿,刻意为小伍留下的说话空当。小伍也是想说话的,可口舌沉重得无力张开。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在一旁,老六还在紧凑地敲击着键盘,嘀嗒嘀嗒嘀嗒嗒。电话里的沈阳见期待没有反应,只好将自己的话题继续深入。你人挺好的,我很幸运能遇到你,这对我们俩都是一段珍贵的经历,希望我们以后还能是朋友……小伍还是无语。见自己的说话始终激不起对方的反应,沈阳有点急了,说了一通后干脆直截了当地问,小伍你在听吗?为什么不说话!小伍始终都在努力,他也希望自己能说点什么的,只是越着急便越是使不上劲,嘴巴张得老大愣是吐不出一个音节。最后还是老六发现了他的不对。老六始终埋头敲打着键盘,过了好一会儿突然觉得房间里的气氛似乎不对。他记得小伍是在接电话的,接了半天电话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呢?疑惑地扭头看了一下———于是见到了有生以来最为恐怖的一幅画面:小伍一手执着话筒,嘴巴张得老大,噙满了泪水的眼睛肿胀得牛眼一般大……老六被他的模样吓坏了,腾地跳起来,小伍你怎么了?怎么了?蕴含在小伍眼里的眼泪呼地滚出眼眶,顺着脸颊夺路而下。小伍哭了。
  小伍就这样失恋了。失恋在大学里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大学里的学生谁没失恋过呢?但是小伍的这次失恋却与众不同。他在失恋的同时也失去了话语。从沈阳的那个电话之后他就不再说话了,一句话都不说,仿佛被一口气噎住了。以前他是一个爱闹腾的人,除了睡觉时不说梦话,其他任何时间里都闲不住嘴,再安静的场所都要折腾出点动静来。上课时也闲不住舌头,常常是老师在讲台上讲授,他在下面和所有够得着的同学聊天,间或还哈地笑上一声。可是自从接了沈阳的电话之后,他就不吭声了:不在课堂上说话,也不在宿舍里说话,不在白天说话,夜里仍然不说梦话,整天愁眉苦脸地好像谁欠了他一大笔钱似的。刚开始大家也没在意,都以为他过了这一阵就好了,想想人的确是这么一种脆弱的物种,谁都遇到过不想张嘴的时候,有时候有原因,有的时候则没什么原因,突然就不想说话了。尤其在热闹的场合,当大部分人都在唾沫星四溅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两个人说着说着突然就不想再说什么了。这种场合你一定也遇到过!对不对?

  小伍与周围的关系因为生活中的某种变故而变得亲近了。当一个人在生活中遭遇到突兀变故时,总会激发起别人对他的盲目关心。自打失恋之后,同宿舍的七个同学对小伍呵护有加,上课,上食堂吃饭,去浴室洗澡都有人陪着,尽量不给小伍体验和玩味孤独的时间,似乎担心小伍会自杀似的。其实小伍从没有过自杀的念头,他只是不说话了。不过对于大伙的好意,小伍倒是挺顺从的。别人说小伍我们去吃饭吧,小伍拿起饭盆跟着他就走。有人说小伍我们去洗澡吧,刚刚进门的小伍转身就朝外走。那人看他两手空空的就问,小伍你怎么也不带点换的衣服?小伍就向他摇头,搞得那人也不清楚小伍是不想换衣服还是没干净衣服换。那人接着抱怨,小伍,每次洗澡你都不带洗发水,连毛巾都一直是用我的,再这样,以后不和你一起洗澡了!小伍咧嘴一笑,依然不会为这句话而改变什么。如果有人约他做什么而小伍不愿意,他也会冲你笑笑,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小伍尽管不再张嘴说话,但是与周围的人或者事物的交流并没有障碍,因此谁也没觉得他有什么问题。所有人都以为等过了这一阵,伤痛淡了,他还是有能力说出话来的。这份信心来自他们对小伍曾经的一张躁动不安的唇舌的精确记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