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片刻的谈情说爱


□ 周永梅


1

我在今年的七月份遇见了林海。
当时是在一家餐馆的同一张饭桌旁,当时我的左边坐着我妈,我妈的左边坐着他妈,他妈的左边坐着他爱人,林海坐在我的右边。林诲的右边是三张椅子,椅子上没有坐人,这三张椅子冲着门口,服务员就很方便地—进—出上菜。
当林海的腿在饭桌下无意中碰到我的腿之前,我一直在想,这张饭桌怎么这么大?
我很瘦,因为我食欲不好,我一个人的时候不想吃东西,人多也吃不下,今天人就很多,而且我妈和他妈一直在聊家长里短,我不感兴趣而且听着很烦,这大大地影响了我的食欲。我喜欢两个人吃饭,和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
我今年三十岁,我的女朋友都结婚了,而且我不善于和一个男人保持一年以上若即若离似有似无的亲密关系,我不和不亲密的男人或女人吃饭,那样我会只注重自己吃饭的形象而不便于狼吞虎咽。
林海的腿碰到我的腿的第一次,我想他是无意的,因为他的对面坐着他爱人,据我妈对我转述他妈的话说她比林海大四岁,很厉害。我妈对我说“很厉害”三个字时加重了语气,并且对我解释道,“很厉害”的意思就是可以把林海搞到手,很有本事。
当时我扑哧就笑出了声,我说,妈你为什么用“搞”这个字?应该是男人对女人才用“搞”的。
我妈也笑了,说这个字不是她首先用的,而是林海他妈就这么对她说的。
我想我明白了,林海他妈一定是对这个媳妇不满意,而且弄不好心有怨恨。
我不想知道为什么,因为我对林海不感兴趣,我妈和他妈虽然是高中同学,而且时断时续保持着联系,但我已经有十多年没见过林海了,在我残存的记忆里,他是——个满脸长着青春痘的傻大个儿,后来他当兵了,再后来好像去了深圳,再后来回来开了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这都是听我妈说的。
这次我很不情愿陪我妈来吃这顿饭,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我有一家服饰店,经营着帽子围巾和手套,这些东西我从来都不用,它们对于我消瘦的身体来说负荷过重。我喜欢在生意最萧条的时候谈一场恋爱,生意好的时候就结束,当然开始是在夏天,结束就是在冬天。可今年已经到七月份了,我还没有开始恋爱,我不知道这是第几年了,反正我想我早忘记了恋爱的程序。
这时我听见身边的林海说,可真靓啊!
我转头看看林海,他正笑眯眯地盯着他的爱人,于是我也看了看他爱人,其实他爱人长得不丑,近看眼角有皱纹,脸上有黄褐斑,但桌子很大,我又有些近视,模糊中他爱人的轮廓还是不错的。我就笑了,冲着林海的爱人。
林海的爱人也笑了,而且笑得非常灿烂,紧接着我看见她用一只手拿起了自己脖子底下一个黑色的东西朝我使劲晃了晃。
我还没理解她是什么意思,林海又赞许地夸道,真靓,颜色也正,个儿也大,可不,一万多呢!天底下这么好的黑珍珠找不出几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