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释《辽史》中的“大汉”一名 ——兼论契丹小字原字雨的音值问题


□ 陈晓伟

  《辽史·圣宗纪》西南路招讨使“大汉”之所指,历来颇有争议。本文根据近年出土的辽代汉文和契丹小字石刻资料,解决了这一长期以来悬而未决的疑点。“大汉”乃是韩德威的契丹语小名,即契丹小字石刻中雨天一名的汉译。关于此名第一个原字雨的音值构拟,学界众说纷纭,根据上述释读结果,并参以其他契丹大小字石刻资料,本文将原字雨的音值拟作[ta]。

  关键词:《辽史》。大汉 韩德威 契丹小字

  作者陈晓伟,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博士研究生。地址:北京市,邮编100871。

  《辽史·圣宗纪》中三次出现“大汉”一名,但所指何人,迄今未有定说。笔者根据近年出土的辽代汉文和契丹小字石刻资料,终于解决了这一长期以来悬而未决的问题,并在此基础上对契丹小字雨的拟音问题提出一个比较明确的结论。

  一、辽代汉文史料所见之“大汉”

  《辽史》卷10《圣宗纪》统和元年(983)正月甲申载:“西南面招讨使韩德威奏党项十五部侵边,以兵击破之。”又是年四月辛丑云:“复诏赐西南路招讨使大汉剑,不用命者得专杀。”据《辽史·百官志》“北面边防官”条,西南面都招讨司亦日西南路招讨司,知此处西南路招讨使即西南面招讨使。那么,上文所称“西南路招讨使大汉”与“西南面招讨使韩德威”是否同为一人?目前学界有几种不同意见。罗继祖先生《辽史校勘记》在统和元年四月辛丑条下引《韩德威传》,有统和初权西南路招讨使,受命讨党项事,因谓“大汉”即韩德威。而《辽史人名索引》则将大汉和韩德威视作二人;还有学者认为,渤海人有大氏,故“大汉”可能是渤海大氏官员。

  “大汉”之名凡三见于《辽史》,除前引统和元年四月辛丑条外,又见于同年正月乙酉“以速撒破阻卜,下诏褒美,仍谕与大汉讨党项诸部”;五月戊寅“西南路招讨使大汉奏,近遣拽刺跋刺哥谕党项诸部,来者甚众,下诏褒美”云云。首先,从以上几条史料来看,统和元年西南路招讨使大汉征讨党项事恰与《辽史·韩德威传》的记载相吻合,其本传谓乾亨末“德威丁父丧,强起复职,权西南招讨使。统和初,党项寇边,一战却之,赐剑许便宜行事”,后“以讨平稍古葛功,真授招讨使”。其次,前引《辽史·圣宗纪》统和元年正月乙酉诏“大汉讨党项诸部”事,亦见于本书卷70《属国表》,唯“大汉”作“韩德威”。由此可见,《圣宗纪》之“大汉”当即韩德威。为便于比较,兹将《辽史》所见“大汉”和韩德威统和初讨党项事梳理表列如下:

  

  由上表可以看出,统和元年至二年间,韩德威一直以西南面(路)招讨使的身份率军讨党项,与《圣宗纪》所见“西南路招讨使大汉”讨党项事可以互相参证。

  如果仅凭《辽史》的记载来坐实“大汉”即韩德威的结论,说服力稍显不足,幸运的是,可以在辽代石刻中找到更为直接的证据。大安七年(1091)《萧乌卢本娘子墓志》谓墓主萧乌卢本娘子适“秦王弟(第)五子大汉招讨”曾孙韩迪烈。参以此前出土的契丹小字《韩迪烈墓志》,其中记述的族系与<萧乌卢本娘子墓志》若合符契。据统和三年《韩匡嗣墓志》和统和十五年《韩德威墓志》,知此处“秦王”指韩匡嗣,其第五子为韩德威,即《萧乌卢本娘子墓志>所称“大汉招讨”。所谓“招讨”即韩德威所担任的“西南路招讨使”之省称,“大汉”当是其名(详见下文辨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