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墨水是黑暗的补丁(外一篇)


□ 蒋 蓝

墨水是黑暗的补丁(外一篇)
蒋 蓝

蒋蓝,1965年出生于四川,诗人、文化学者、思想随笔作家。当过工人、野外勘测员、图书编辑、文化经营者、自由撰稿人。1986年开始诗歌创作。已出版《身体传奇》《鞋的风化史》《玄学兽》《哲学兽》等多部专著。“新散文”写作的代表作家之一,布老虎散文奖获得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成都一媒体。
黑暗一直是软弱文字必须依赖的主题,在它支撑起文字的立场时,混乱的符码指涉已经覆盖了黑暗的本义。它是写作人必须解决的首要结症。我想,如果说哲学的终极之问就是破解死亡恐惧的话,那么黑暗就是挡在我写作与庸常生活之间的一堵大墙。
我注意到雨果,并不是他的名声。这位情感复兴运动的急先锋在小说里描绘的乞丐、驼背人、吉卜赛女郎、暴乱分子等等形象,大大刺激了道德社会的神经。激情是这位“第一大浪漫主义者”的最高语法。尽管如此,我天生对浪漫主义就抱有不信任的陈见,它短距离的扬程很容易在求欢、求爱和求婚之间迷失自己,而且,我不相信通过激情的狂飙喷溅就能进行环境和德性的清洗。肉身的暴乱平息于这种自燃的方式,然后,激情无一例外地从某个女人龟裂的肚皮开始下坠。
雨果一生留下了四千多件油画、水彩画及其他艺术品。个人的生活一旦被艺术浸透,才华就像一缸发黑的卤水,盐的穿透力会在所有器物上留下了进入的痕迹。就像一个小孩,手持铁片,走到哪里划到哪里。“到此一游”的符号悬置也类似于孙行者在如来佛手指上即兴式的撒尿。雨果一直被文字所累,他不得不借助于图案来稀释内心之盐对情绪的腐蚀。他在纸上、墙头、木料间信手涂鸦,创作拼贴作品,用纸拓织物的纹路;他在自己居室的镜子、门框、窗棂和镶板上奋力挥刀,雕刻花纹。他的绘画原料主要是深褐色的墨水,有时,他也在其中掺加红色或蓝黑色的墨水,无师自通地达到了一种阴鸷的效果。
没有刻意布局,他锐利而想当然地将情感往外泼洒。作品的均衡来自情感的失衡。外在的张显与内力的紧张势均力敌,光明与黑暗搭成了一座座纸上建筑,他栖居其间,目睹来自黑暗深处的房梁像性器一样高高升跃,抖振鬃毛,直至它如钝刀一般划破情节和白纸……
这是雨果对墨水的另一种理解。而在《悲惨世界》的最后,他总结了墨水的革命性气味,墨水以前所未有的黑暗,使被遮蔽的往事得到了改朝换代的命名。这种黑暗体验在西川的《黑暗》和于坚的笔下都得到了巧妙的复制:
我写下了“黑暗的”
在白天在阳光底下
我有些踌躇
我考虑着黑暗的意思
乌鸦还是集中营?
当我思考着
黑暗正以墨水的形式
从我的笔尖底下
踮起脚尖溜走
这就可以看出,“阳光底下的黑暗”一直存在于古老的文化逻辑中,把黑暗当作光芒的垫底,或者作为光的反动,来呈现私人叙事甚至宏大叙事的舞蹈。如托·杰弗逊所说:“传播思想,无损于思想的传播者,同样,点燃蜡烛照亮他人者,也不会给自己带来黑暗。”这种浅尝辄止的认识,可以称之为“传统黑暗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