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欧洲的注视下——读帕慕克《雪》


□ 钱佳楠

  帕慕克的困惑正是后殖民时期的土耳其乃至整个伊斯兰文明的共同遭遇

  《雪》是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在自己众多作品中的最爱。相较于他的其他小说,《雪》的叙述手法算不上扑朔迷离,小说重心放在了卡尔斯小城复杂的政治生态上,包括世俗政府、军方、伊斯兰极端分子、伊斯兰政教徒、左翼分子、女权运动者、库尔德民族主义者。帕慕克将他的诸多困惑投射到这座城市身上,这些困惑正是后殖民时期的土耳其乃至整个伊斯兰文明的共同遭遇。

  欧洲:焦虑的源头

  诗人卡结束在欧洲的12年政治流亡后,回到家乡卡尔斯。他返乡的理由很单纯,一是参加母亲的葬礼,二是迎娶他心仪的土耳其姑娘伊佩珂。为了方便来往,他弄了张伊斯坦布尔《共和国报》的记者证,正好可以就卡尔斯发生的多例女生自杀事件撰写报道。

  卡没有想到,他将搅动卡尔斯人内心深处的不安。来自政府和情报机关的警察和特务监控他的一举一动,他的多重身份也引起了渴望与他见面的各派政治势力的恐慌:当地的教长和宗教极端分子厌恶他是无神论者,处于贫困和失业双重打击之下的少数族裔则憎恨他的中产阶级背景,而一切的根源则在于卡身上若隐若现的西化身份。

  质询卡的焦点集中于他对当地女生自杀事件的报道,世俗化市长、伊斯兰政教徒和宗教领袖在这件事情上出奇地一致,谁都不想让卡报道此事。他们各有各的理由。世俗化市长认为,这群女孩是为了上报纸而自杀;伊斯兰政教徒称她们根本不是为了戴头巾自杀;宗教领袖“神蓝”规劝卡,报道会驱使自杀“如瘟疫一般蔓延”。卡明白,他们的真正顾虑是不想让欧洲看到,在土耳其,女人仍然为了争取基本的宗教自由而自杀,这种“不文明”的状态使他们感到羞耻。

  后殖民时期的西方制定了全人类的准则,土耳其政府的世俗化措施就是为了与西方同化。小说中的政客苏纳伊本是演员,致力于实践土耳其国父穆斯塔法,凯末尔的核心政策——促使妇女脱下黑袍与头巾,甚至毕生夙愿就是在舞台上扮演这位国父。法国作家纪德也让土耳其国父相信,“突厥人穿的衣服丑陋,这种族也好不到哪里去。”正如小说中一位在舞台上焚烧黑袍的女人的呐喊:“从黑袍、头巾、费斯帽和缠头中解放出来,奔向文明和现代的民族、奔向欧洲。”

  在事事皆需考虑“西方人会怎么看”的语境下,伊斯兰极端分子也并非维护宗教,而是不折不扣的民族主义者,根源同样在于羞耻。宗教领袖“神蓝”也去过欧洲,他承认,在多数情况下,欧洲人并不鄙视土耳其人,但是,“在他们面前我们自惭形秽”。

  这种羞耻感在欧洲不理睬时,很容易转化为暴力,但只要能赢得欧洲的关注,土耳其各派政治势力都竞相竭力表现得“文明”。卡提出,帮助卡尔斯各派政治力量的代表,在法兰克福的报纸上刊登一则反对军事政变的声明,原本水火不容的左翼分子与宗教极端分子竟相敬如宾,原因是希望让欧洲看见土耳其人支持民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