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景深处的生命存在


读孙志纯的水彩画,会油然而起一种感动,那感动来自风景深处,或昂扬,或深沉,或热烈,或孤寂……一时,我觉得那不是画,不是风景,而是一处处曾经的人生和一幅幅无法抹去的生命印记。
  我有些偏爱他描绘森林的那些画作,比如《野山》,展现在面前的就是一处平平常常的荒山野坡,谈不上什么奇特的景致。但这里有生命,有生活。浑黄的土坡、杂生的树、倒伏的树,交织成一幅自然界生生死死、此兴彼伏的图景,这是生命的常态,也是生命的真谛。
  《林中曲》是一曲森林的赞歌。生命的悲欣荣枯,被无言的大森林描绘得如此动情。一棵大树訇然倒地。它曾是那样伟岸、挺拔,风起时,那高高扬起的树冠,像树海里一叶犁浪的翠帆。而现在,长长的身躯挺得笔直,如同一位决斗而死的刚烈勇士,神色安详、无怨无艾地躺在众树之中。如茵的绿草层层环绕着它,那是森林对它的礼赞。
  《池塘秋色》以五彩斑斓的色调,写尽了池塘风姿绰约的秋韵。黄绿蓝各种色彩相间互映,杂染生波。那颜色里揉进了云彩,揉进了森林,揉进了日月星辰,也揉进了生命的原色。蓝天、白云,还有红的黄的绿的紫的经秋霜浸染过的树都争相将自己的倒影印入水面。它们使得静默的池水忽然有了生气,有了倾诉的欲望。池水轻轻地漾动着,于是,池边的树、天际的云,似乎都在静静地倾听湖波的絮语,那是关于生和死的对话,是关于现实和梦幻的交流,是关于昨天和今天的问答。
  《晨雾》展现的是一个短暂而深刻的自然景象。雾气袭来,且愈来愈浓。树林在雾中惊恐万状,雾则显露狰狞,一大团一大团灰色的躯体,弄形作态,恣意穿行在树林中,如入无人之境。这挥之不去的如同梦魇般的一幕,竟使人压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森林中不同的生命形态,总会引起孙志纯的关注。这是一段残秋:褪尽了绿叶的树们无助地向天空伸出手臂,似乎听得见它们的深切呼唤。它们知道,秋天仅仅是开始,秋之后,还有漫漫长冬。这是季候中一段耐人寻味的空白,但这空白里还蛰伏着一个美丽的等待,让人为之凝思,为之感动。(《秋色》)
  《老巷》中藏着一个长长的故事。灰苍苍的天空,淡淡的斜阳照着斑驳的围墙,这里是徽州一条普普通通的老巷。高峻的马头墙下,街巷却是这般狭窄、弯曲;而铺在街巷上的则大多是鹅卵石,坚硬、质朴、沉着。看着这古街巷道,似乎听得见石板路上传来橐橐的脚步声,心头油然而生一层古意。这情景总令我想象三百年前的一个少年郎正打着一把油纸伞,背着青布包袱,怀揣几两纹银,抬眼看一阵灰色的天空,又望一眼渐行渐远的老屋,脚步犹犹豫豫,厚厚的布底鞋轻轻地刮擦着鹅卵石路面,发出脆生生的响声。
  就这样,一帮又一帮的徽州少年离开熟悉的家园,他们总是从自家门前的鹅卵石道起步,直到他们腰缠万贯,坐着大轿返乡。他们在家乡起大宅、建学堂、造花园、修祠堂,但谁也没有想过,要把这曲曲弯弯的巷道拓宽取直。也许他们格外敬畏这条最初走向人生的道路,也许,对他们来说,弯曲的巷道更像一条自己人生的轨迹。留着它,既是对少年时光的深情怀念,也是告诉子孙后代最好的方式。
  这是孙志纯水彩画中的风景,更是风景中的一段段人生。
  关于水彩画,孙志纯有这样精辟的描述:西方的水彩画也讲意境,但他们的意境多数是一种“实境”,追求的是透视空间和色彩暖冷推移的实境。而中国画的意境更强调“虚境”,用“参悟”和凝神的方式来领悟自然之美,体味山水的意境。正如老子所云:“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惚兮恍兮,其中有物。”这段话似乎也可以作为孙志纯大写意水彩画的诠释。
  感谢自然,感谢生命,让我们可以在毫无遮掩的风景面前遐想一番,兴奋一阵抑或者叹息一声。
  责任编辑 石华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风景深处的生命存在”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