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遛网


□ 第广龙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这是一句老话。比出个高下优劣,看到个明明白白,这恐怕是其原本的意义。这也显得很正式,很严肃,让人有危机感,让人不敢松懈和马虎。遛网就不一样了。遛网不是遛马遛骡子,跟遛狗、遛鸟没多大区别,算是一种爱好和兴趣。为了图个乐子,为了追求我在其中,有我存在的自足效果。太较真了,太当回事了,或者深陷而不自拔,真忘了自己是个啥人啥样,这就不是遛网了。一句话,就没意思了。
网络是一个热闹的去处。有热闹就要去凑热闹,这样才显得更热闹。鱼找鱼,虾找虾,吃奶的娃娃找他妈。到网上看看吧,爱聊天的,开个泡泡,钻进聊天室,泡泡来泡泡去的,尽管冒泡泡。实事求是,这个层次比较低俗,没啥正经话题,扯淡的多,说话不负责任的多,图刺激找外遇的多,瞎起哄的多。再有一个场合,似乎带点门槛,便是各类论坛了。这就有了爱好的取舍,也提供了不同的选择,忧国忧民,谈天说地,关爱动物,声讨奸商,倡导科学,专注收藏,推广旅游,振兴戏曲……那个见解,那个谈吐,那个放的开,把嘴瘾给过美了。照我看,这种场合,也同样充斥着无聊和浮躁,一半以上都是丑人多作怪。网络是一口土暖锅,吃啥捞啥。喜欢钓鱼,能找到一大批钓友。热爱写作,有的是同道者。痴迷游戏,那丰富的内容和门类,能把人给淹没掉。有人在网上看a片。有人在网上卖萝卜。有人在网上治性病。有人在网上练气功。充斥着各种符号和编码的网络,是能够拼接出一个大千世界来的。
由一点到多点,乃至无穷点,这就是网。进了网,咕咚,你就跳进了大海里。接宽带,注册地址,报上名号,网络的身份就有了。很少有人用真实姓名,有人同时拥有好几个名字。古人有名、有字、还有号,连官衔也是个称呼。现代人户口本上顶多一个曾用名,再要算就剩下乳名了。网上的名字,千奇百怪,多是自编的。有随意性的一面,也不排除某种心理和文化指向。动物、植物、明星名、外国名,乃至山川大地、风土人情、俗语成语也直接拿来用。或者和某种含义加以组合,体现一种古怪的意思。就连生殖器和一些极为污秽的词汇,也被一些人占有而成了用户名。像我现在的页面上的名字,随机摘几个,就可看出一二:摩托骡拉、森林大嘴、泥泥、老婆的老公、狗矢……
我接触网络晚,一直在网虫队列之外徘徊。后来上网,也多是看看新闻,看看美女。有一段时间,我迷恋上了一个网站的麻将游戏,中毒颇深,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这个网站,提供的游戏种类分为休闲、竞技、付来舍、游戏豆、牌类、棋类六个大类,光是牌类游戏就有二十一种之多。围棋、象棋、台球,这我还有些了解,许多游戏,我原来听都没听说过,如打滚子、敲三家、憋七等一长串。挖坑游戏在陕西才兴开,网上就有了新游戏试验区。就一个麻将,也分成多种玩法。我在现实生活中几乎不打麻将,原因有三:一是怕累,胳膊动来动去的码牌,我支持不住;二是没时间,一打一个通宵,我第二天还要上班,迟到了,奖金就没了;三是怕输钱,这是最主要的一条,我不想自己的钱被别人赢走,我只想赢别人的,但这不可能。网上麻将,有一种是算番和的,我选择的是十六番,难易程度介于中间,一来二去,反复总结,我输了不输钱,赢了能加分,竟然打到了十七级,在我“死缠烂打”这个名号下,得到十六万多分,也算个高手。网上打麻将,给我带来了愉快,也由于经常深夜战斗,还减去了七公斤体重。臃肿的身体,变得轻松了。但时间长了,兴趣也在减弱,我已经很久没在网上打麻将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