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作谈:生活原是一出惊世大戏


□ 阿 袁

  我一直想写写娥子这个女人。
  因为娥子的特殊身份。娥子曾是个风尘女子,据姐姐说,十多年前,娥子在南方做过小姐的,这让我极好奇。对风尘女子的认识,我基本还是停留在书本上的:她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妩媚风流,倾国倾城。比如那个写下了“妾乘油璧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的钱塘苏小小;比如那个让吴三桂“痛哭三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的陈圆圆。
  反正要才色俱绝。
  可娥子完全颠覆了我对风尘女子的认识。
  这才是完全谈不上的,中学都没毕业呢,一回《红楼梦》读下来,不说读懂,连字都读不全呢。
  最匪夷所思的,是娥子也无色。知道了她做过小姐之后,我每次看她时都用《诗经》的手法,回环往复,徘徊不去。可无论怎么看,娥子也还是娥子,不是苏小小,也不是陈圆圆。
  当然风尘的痕迹也还是有。娥子的头发是酒红色的,娥子的眼圈和眉毛也绣过,那眉毛绣得有些挑,娥子的神情,就因此显得有些轻浮。加上那一双杏眼,许是没读多少书的缘故,眼睛没受到伤害,青是青,白是白,一说话,就有眼波流转的意思。镇上的人于是说,难怪,难怪人家娥子能给家里挣下一栋楼房呢。
  娥子从南方回来之后,就在镇东买地建了一栋三层的小楼,小楼起初是娥子一个人住,后来她父母和弟弟弟媳也搬进去了。
  最初娥子的父母见人还有些讪讪的,后来也就神色自若了。
  娥子从南方回来后就从良了——严格地说,是半从良,因为她跟的男人,是有妇之夫。那个有妇之夫是我们镇银行的一个科长,老婆极本分,本分到没有胆量过问男人的行踪,于是,他和娥子就半姘居了。
  娥子不工作,有妇之夫每个月会给娥子一笔不小的生活费。小镇无聊,娥子最爱穿了大红睡衣到我姐姐隔壁家串门,隔壁人家有个小媳妇,也是那种爱打扮不爱劳动的女人。隔壁的婆婆一开始冷言冷语,她家可是清白人家,没得被脏东西玷污了。但娥子听不见,愈加温言软语小恩小惠地笼络老人——风月场上走过来的女人,应付这个还不是小菜一碟?没多久老人就半推半就了,娥子之后就成了隔壁家的常客。姐姐对娥子的感情很微妙很复杂,有时很鄙视她,一个女人,怎么可以过这种不道德的生活?有时呢,又有几分羡慕——羡慕她保养得很好的雪白手指,羡慕她过的锦衣玉食的生活。姐姐有一次甚至对我说,女人是不是不结婚更好?你看看我,从你姐夫那儿得到了什么?除了每天的上班下班还有油盐酱醋,剩下的,就是人老珠黄了。
  姐姐是个小学老师,工资不高,一直过着很清贫的生活。但从前一直还是很为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骄傲的,可现在因为娥子的腐朽生活,第一次对婚姻产生了怀疑。
  白居易在《长恨歌》里写道: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杨玉环的富贵,改变了那个时代的道德观和价值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