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是谁和我慢慢醒过来


□ 施勇猛

是谁和我慢慢醒过来
施勇猛

有时候,哪怕是飘飞的大雨
我都会以为那是月光的另一种盛装
我抬头看见的夜晚
分为天上天下
分为人前人后
要是现在醒过来,至少可以看见
你的眼睛在我模糊的未来,你的眼睛,
一会儿爱我,一会儿杀我

夜色要是醒过来,要是只剩下我还在梦中
可以浮在水里。像模糊的异乡人
有时候感觉是漂在浑浊的水流,没有清澈
的时候
夜色要是只有无边的黑暗
浮在人世会闪动的,有时是我的眼
我只是偷偷看着你。这短短一生,我至少
偷到了一样,不会空手而归
至少不会失去

九月。多么美的天气
会有风弄乱你的长发,会有一场自己做的
梦还有我,会让你哭泣
像一种暗示,九月的泪滴只能含在你眼里
那一滴泪的未来,轻得如划动的船,摇过
水面,拨开水草,一层层,是无声的
有时候会有一只飞鸟飞起,也许是一只燕
子或是一些飞虫,以及所有会飞的
包括一颗心

那一片铺满星光的天空,柔弱而壮美
那是很久以前我所能看见的,现在不能
九月的灯火如果你看不见,那是风把它遮
住也许在更漫长的时间里,你无法看见我
是因为你的长发在时光里遮住了我
这个世界走远了,早晚还要活过来,但不
是现在
我看见的满天星光,看见那片堆积零碎的天空,未必不是未来。

玻璃窗上的九月,沉醉前的一次亮光
有一些已经被召回
我在黑夜里被梦想放下来,像玻璃放下
了亮光
露出我黑暗的眼,像一片叶片,紧紧盯
着季节的枯荣
我无法入睡,你要和我一起醒着吗?那一
阵风,已有锈迹,已长青苔了
在九月里,如果要醒来,一定要叫我
我们的眼能看见梦想的时候,手里的叶片
已经发黄枯裂,手里的花瓣已换了不知
是哪一夜凝结的露珠

遥远而短暂。连唱给自己听的歌,再听时,
也已嘶哑
靠近我,你并不知是祸是福
可是你已经来了。我在模糊中感觉到那草
一样的生长
渐渐将一段生命连成一片
我们的手指也可能是手中的纹理,像等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