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域诗篇


□ 郑万明

  天山

从天山随便扯下一片雪花

放在戈壁。就能让戈壁长出

一朵朵棉花

天山脚下

一边走着马匹黄羊和青稞

一边走着一段旧日时光

如果一道河水挡住黑夜

一定是迷途的异乡人找到了温暖

如果一根鞭子抽打歌谣

一定是羊皮上写满太多的泪水

从天山刮来的风

赶走牧场的苍茫。留下格桑和马兰

像一对爱情的手镯

从低处看,天山是新疆的乳房

从高处看,天山是祖国的新娘

  拉萨的天空

到了拉萨,才知道天蓝

拉萨的天蓝,是因为布达拉宫的佛

把一颗宝石蓝的心安放在天空

在拉萨你看到的天空

是鹰用翅膀擦过一千遍一万遍的天空

只有鹰擦过的天空才蓝得如此纯净

走在街头,不用抬头

能听见佛轻语的声音。太阳翻动

经卷的声音。以及风吹在经幡上的声音

现在你看见的蓝

也许不再是天空的蓝。而是

鹰眼里绽放的青稞蓝

在拉萨。天空那一汪永不褪色的蓝

就是祖国用丝绸编织的温暖

  纳木错

是遥望西藏的一只眼睛

——含着泪光。

是诸神煮荼的一潭净水

——取自雪山。

不用加盐。只需加点

那曲草原牛奶的腥香。

如果,在朝圣者心底

再加进一滴安静的时光

我想:纳木错

有一滴泪先和一滴时光

紧紧相牵——

那一颗颗被玛尼石环绕的湖畔

再大的风,也吹不散

尘世间一具具干净的魂灵

  庄浪

一个村庄是一朵浪花

把村庄比作浪花的人

我相信,他的灵感一定来自麦浪

站在六盘山向下俯瞰

你会看见风抱着麦娘

在芒尖上奔跑

风推麦浪,在梯田上跑

风推村庄,在炊烟上跑

浪打浪,是麦子在俏唱

村挤庄,是日子挨着日子在私语

一个农人一锄头挖下去,

田埂上溅起一朵朵土花

不改乡音的土花

站在一起才是庄浪

  落日

撞进鹰眼。落日就再也

游不动了

鹰眼能装下一片草原

一片湖水。唯独装不下

落日的滞重

鼓着血红的眼珠。落日

还是撤不出鹰眼。鹰眼

太辽阔。只有牧羊人能看见

从天空燃起的一堆火焰

烧尽大地上的荒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