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尘埃里盛开的朴素花朵


□ 方爱华

  紫花地丁。美丽的。一片一片开在路边、田野、沟渠旁。

  似乎是过于羞怯,它们尽量地矮着身子,嫩绿的叶子屏风样围着一簇簇紫色的小花。那紫是朦胧的,雾一样的一团,而花又是这样细致而娇小.使原本有些荒芜的景致有了种梦幻感,仿佛某些隐秘的故事在杂草丛生的土地上蠢蠢欲动。

  它们的花实在是过于微小了.微小到它们需要整片整片地一起盛开.来创造一种浩大的声势。我想要欣赏它们的时候,不得不停下探寻的脚步,把身子放到最低,像它们那样把脸尽可能地贴近泥土.才可以闻到那一丝细弱的清香气息。但即使如此,也仍然辨不清它们的形态,甚至它们的色彩也过于平淡了些,朦朦胧胧的总让人看不真切。如同那些初春被遥看近看的草,如同那些风吹水流的痕迹。

  我不忍踏足.似乎只要轻轻地把脚放下,就会听见它们细若游丝的呻吟。我只好坐在它们旁边,守着它们。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它们集会的场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旷野,却依然那么安静,不喧哗。它们在贫瘠而寒凉的土地上端坐.安静恬然地像一位秀丽的女子,脸上有着一抹淡淡的羞涩。在它们眼里,世界一定是祥和的吧?它们无边无际在眼前蔓延而去的感觉,真的是难以形容,比之那些艳丽而硕大的花朵,紫花地丁的朴实与静默,则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美了。

  那些紫,那些小,如此地浸润人心,如春天很细很细的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你几乎看不见它的存在.却又真真实实地感觉到它的触摸。女子的轻愁一样纠缠着,又像是水中慢慢升起的一层白雾.那么柔柔地在心上氤瘟着。先是感到淡淡的凉润,然后,寒气一点点加紧,继而是淅淅沥沥无边无痕了。近处湿漉漉的野花,伫立于水边婷婷的女子,浸染的若隐若现的远峰……这些,都像那不老的爱情,即使历经千年之后,依然可以跨越风尘,让这份古老悲凉的无奈,穿透灵魂,让心灵止不住地微颤。

  想起在中国文学史上被称为一个“异数”的女子张爱玲,她用纤秀的细手,拿一只生花的妙笔.让一个个枯瘦的文字在她的润然下有了奇异而绚烂的生命。即便是像《金锁记》般凄美的文字依然会让你在阅读中获得一种莫大的快感。这种感觉正像紫花地丁带给人们视觉上的刺激,是无比的神秘和喜悦。她与胡兰成的爱情,无疑也染上了这种神秘的刺激性。就像碧绿世界里的那点红,温暖喜人,却把握不住。在胡兰成第一次看到自己相片时,就特意取出并给他在背后题了字:“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在张爱玲的故事里,是很少浪漫与传奇的.但她一定希望现实中的自己能拥有一份完美传奇的爱情,因而她才可以一开始就放低姿态,对胡兰成全身心地崇拜和托付。

  我不由得肃然起敬。因为,真正的生命从不乞求他人的赞美。没有一种花,如紫花地丁那样矮,那样贴近泥土,甚至低到尘埃里。如爱的告白,赤裸着自己全盘托付的心。在那细小的花葶上,昂扬的花朵,一瓣一瓣靠拢在一起,似乎所有的心事都不言而喻。蓝而紫的花色,透露着神秘的高贵与梦幻般的灵动。在我国,和紫花地丁有关的说法或者记录大多集中在它的食用和药用价值上,而在西洋,则更多地作用在精神情感层面上。比如,在遥远的奥林匹斯山的一个春天.火神疯狂地爱上了维纳斯,可后者表现得很冷漠,直到火神戴上了紫花地丁的花冠才打动她的芳心。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种微小、朴素的花草,竟然与大名鼎鼎的拿破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它曾经被拿破仑的追随者随身携带.并以此作为党派的徽记。甚至在他被流放到厄尔巴岛时,也曾发誓一定要在紫花地丁盛开时节返回巴黎。于是1815年的3月.当拿破仑从流放地返回巴黎时,欢迎他的女士们身着堇色华服,把紫花地丁撒满皇帝的必经之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