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有一扇向阳的窗


□ 李 萍

  办公室的窗户似乎永远是敞开的,只有在冬天为了有点温暖而会被关上。我是迎着窗户坐着的,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用转身就能看到窗外的一切,包括飞过的一只鸽子或是一朵游移的云。所以,时常感到幸福。那种幸福的感觉是别人无从感知也无法感知的。
  于是,心情在很多时间是很愉悦的。在烦闷时望一眼窗外。心自然会澄净许多。
  我是每天都向窗外扫一眼的,即使什么都没有,哪怕一只麻雀或是一片云和飘飞的雪花都没有了,我也会依然不改习惯。什么事习惯就成自然了,无须刻意,一切都在自然中。
  有一段日子因为身体不适许久都没有上班,自然无法看到那扇窗户外的景致。归后坐毕,视线里窗外电线杆上的那些麻雀都看没有了踪影。是季节放弃了它们还是它们选择了离开,我无从知晓,只是没有就没有了。有时,望着那空空的电线杆,心里怅怅得。
  次年春天,那些电线杆也一下子不见了,心更空了。
  没有多久,一些民工渐渐出现在视线里,原来那里修建盖楼。越来越多的民工越来越高的水泥板使视线愈来愈狭小,最后代之民工的是一幢楼,一幢标准的家属楼。又在一阵忙碌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许多人搬进了那里。
  就这样,眼界一下子不叫眼界了。偶尔抬头向外,许多盆花占据了大多的空间。最上面的那层,应该说是很懂得生活的吧,虽然是顶层,上楼不方便,但可以触及阳光,与星空对语。
  又是一个春天,顶层忽然冒出一层绿绿的植物,径自长着。从没有见到过谁栽种谁侍弄,几天的功夫就有了一小片“自留地”。我的疑惑有时是很荒谬的,除了顶层居家的人,有谁会跑到那里种些东西呢?慢慢地,那些绿色有了棱角,几株玉米、一棵葡萄树和一些还猜测不到的藤蔓植物纷纷茂密了那寸方之地。当然也绿了我的视线和我的内心。
  还没有感知到夏季时,窗外的藤蔓植物便给了我一个惊喜,不经意间发觉竟然蛊惑我心的紫色牵牛花点缀了绿而怒放着。也许《怒放的生命》便是那颜色的怒放。我似乎一下子嗅到那芬芳一般激动,不知是激动色泽的艳丽还是生命的怒放,总之是激动的。那几株玉米也长出天穗,兀自向天。还有那棵葡萄,也在主人搭的架上任意游荡出串串青色的葡萄。由于距离,不知道那些葡萄会是什么品种,会沾染什么颜色,是龙眼葡萄还是马奶子,只是一个谜!
  就那样,在窗外那些生命的陪伴中。忽然轻松了,也佩服主人对生活的追求,对自然对生命的热爱和“自留地”的痴迷。
  偶尔一天,同事的小儿子也随同事来上班。那时,窗外那几株玉米的棒子要脱离茎秆似的饱满无比,看着同事的儿子,抱起他走向窗户。他温软的小身体散发着我儿子曾经的体香,小手指着窗外咿呀说话。我也指向窗外的玉米和葡萄,和他说话: “我们找根鱼竿,把葡萄钓过来;我们找根棍子,爬到那里去摘玉米棒子,然后煮玉米吃,好吗?”他的眼里满是高兴,重复我说话的内容,示意我们尽快过去摘棒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