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吐鲁番的芬芳 (三篇)


火焰山
  
  黎明,我独自走向火焰山。
  一座山匍匐在大地上。一座山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被剥去了衣服和皮肉,剩下一副凝血的骨架。那一条条顺山坡而下、流淌着苦涩的沟壑,密密疏疏,曲曲折折,笼罩着多少梦幻。远远望去,煞像一只仆倒在地而被啃光皮肉的大牦牛,筋骨暴突,却坚如磐石。
  我越走越近,那裂纹便在我眼前渐渐地扩大,变深,让你不得不惊恐,乃至想起面对的是因百般折磨而狂欲大开的饕餮。为了活下去,生命被虐待或自焚,或被冶炼成这般模样……
  裸体的火焰山,一片青红色。
  面对火焰山,我遐想悠悠。
  一支赴西天取经的队伍……骑着马,背着干粮干戈和水,走过。停下,欣赏这西域冲天的火光,冉冉地美丽着。他们好像是孙悟空、唐僧、猪八戒、沙僧。除了唐僧,都能飞过去。因而,只有唐僧这肉身凡胎无法欣赏它的妖冶。唐僧无能(七年后,我才知道大神通无神通,唐僧也如此),战争却由孙悟空们来进行。牛魔王誓死守住这愤怒的火焰,然而却交出了生命。铁扇公主,这美丽无比的公主,将眼泪吞饮到地下,凝成坎儿井的忧郁。
  火被锁住,西行的队伍踩着失魂的山走过。他们走过不久,这火焰又熊熊燃烧起来,而且更猛烈更芬芳更迷人!
  瞧,那满天的云霞不是它烧出来的吗?一个又一个朝代在火中诞生,而又在火中烧成灰烬。铁链、钢炉锁不住火,而火却能将泥烧成砖,将石头炼成钢铁,将果实化作金丹。让我们为火的真诚所触动,为火的幸福而祈祷!
  一片青红色,裸体的火焰山。
  初阳升起,我看到它将金衣披在了创伤累累的火焰山上,让火焰山吸取血和魂,积聚光和色作再一次喷吐。我似乎听到风的声音,掠过这荒芜的野外。风声里,我十分执著地走入火焰山的火苗。
  我将自己投入这火光,让它一点点消化我的尘缘和青春的骚动,烧掉七情六欲和一些自欺欺人的幻想,烧掉衣服我的手指我的耳朵乃至全部的肉身,让灵魂化作一缕青烟飘然而去。
  我要在火光里高歌长吟,我要在火光里最后舞蹈一次。我还要在火光里学会冷静下来,变作无为无形无声。
  我离自己越来越近。
  
  葡萄沟印象
  
  的确去过葡萄沟。
  当我看到那两张已无人认领的姑娘照片时,我终于肯定我的确去过火焰山腋下的小谷地。
  一个高瘦、一个胖矮,很像说相声的“喜剧演员”。可惜的是她们并不幽默,当然绝不风流。那瘦高个儿,背着一个青黑色的布袋,一手挽着衣服站在后边,傻傻地斜看什么。两条可笑的小小的辫子倒增添了些轻松的风采。矮胖的侧脸站在镜头前面些,一只手伸到吹着泡泡糖的嘴边。此照的上面则是绿色葡萄藤蔓,蛇一般地错交在一起。将天空与地面连在一起的,是一些水泥方柱。
  这是一幅很轻松随意而且也算得上是美丽的风景照。
  不过,我更迷恋于地上的绿影和光斑。无边浩荡的火洲之太阳穿过浓密的葡萄架,不小心跌碎了。微风拂动,地上的光斑就止不住地摇晃,一会儿闪亮,一会儿倏然消失,不时地弄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破碎的阳光更令人感到扑朔迷离。
  我终于想起:我和她们是偶然相识,又偶尔诀别的。
  先前,葡萄城主要靠马车和毛驴车完成运载使命,而如今则除了城里有一条公共汽车线路外,市内外交通已被个体户的微型汽车所垄断。这种微型汽车,其实大多不过是微型卡车,车斗上蒙上了一个蓬布,并在蓬布安置了两条长凳子。这种车已成为诸位游男游女走向风景地的被迫选择。旧是旧,索价却不低。人越是少他们要价要得越高。
  一个早晨。我走到一条长街的边角上。我询问到四十公里外的高昌和柏孜克里克千佛洞怎么走。那个眼睛里露着贪婪的凶光的司机,说掏七十元钱就行了。那年月,从上海坐火车穿过大半个中国,到吐鲁番才需要这么些车票费,而我在吐鲁番,去一趟郊外的风景点,也要付出这样的代价。海南岛开放后,三亚的三轮车曾经掏空过我的口袋,而吐鲁番的微型车司机则更早地让我头疼了。我深感到20世纪末的中国内地,已不再是一片纯洁的圣地,虽然不乏贫穷和灾难。
分享:
 
更多关于“吐鲁番的芬芳 (三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