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娜夜诗歌七首


□ 娜夜(满族)

娜夜(满族)

新年的第一首诗

我想写好新年的第一首诗

它是大道

也是歧途

它不是哥特式教堂轰鸣的钟声

是里面的忏悔

仅仅一个足尖停顿

或者旋转

不会是整个舞台

它怎么可能是谎言的宫殿而不是

真相的砖瓦

和风霜

它是饥饿

也是打着饱嗝的涉及灵魂时

都带着肉体

是我驯养的缺少野性和蛮力

像我的某种坐姿

装满水的筛子……

它是少

和慢

这你们早已知道

诗人

你有一首伟大的诗和被它毁掉的生活

你在发言

我在看你发言

又一个

十年!

而我们中间 有些人是墨水

有些人依旧像纸

春风吹着祖国的工业农业娱乐业

吹拂着诗歌的脸

诗人再次获得了无用和贫穷

什么踉跄了一下

在另一个时代的眼眶内心……

当我们握手微笑偶尔在山路上并肩

在伟大的春风中——

我戒了烟

你却在复吸

我正经历着一场伤痛

你的婚姻也并不比前两次幸福稳固

坎布拉

坎布拉他们希望看见一首诗

和不朽

我想看见一只狼

受惊奔跑 嚎叫着……

撞向落日

除了内心的荒滩和衰草坎布拉

我什么也没看见

就靠着一棵树睡着了

树那么静

坎布拉干净的天空下

站着雪山

飞着鹰

而我只能用一阵一阵的睡眠

来缓解酒后抑郁症对我的折磨

我又睡了一会儿

坎布拉

浮动

她不是人间烟火的 是昆曲

和丝绸的

是良辰美景奈何天的 当她发呆

一个人看雨

在花店里绣白玉兰

绣:上善若水

她的美 上浮百分之二十

江南

旧木窗的黄昏

湿漉漉的她哼唱恍若叹息:

我把烟花给了你

把节日给了他

但以后不会

她的美 又上浮百分之二十

阿木去乎的秋天

——兼致油画家裴林安

我放弃了有圣经的静物和它可能成为的

另外的东西

我放弃了多!

留下了阿木去乎的秋天

阿木去乎

所有的荒凉

都在它的荒凉里消失了

省略

大地省略了-一句问候仿佛童话

省略了雪

在圣索菲亚大教堂

谁在祈祷爱情却省略了永远

祈求真相却省略了那背叛的金色号角

——“我想在脸上涂上厚厚的泥巴

不让人看出我的悲伤……”

上帝的额角掠过一阵在场的凄凉:唉……你们

人类

是啊……我们人类!

墨镜里我闭起了眼睛

你合上了嘴

十二月的哈尔滨 白茫茫的

并没有因为一场沸腾的朗诵呈现出一道

叫奇迹的光和它

神秘的

预言般的色彩

信仰

她看见了什么

爱着的人类合法的伤痛

教堂正在关闭的门

停了下来

她叫我孩子

她叫我可怜的孩子朝着天光的方向

捧过我的脸: 可是

上帝已经走了

信仰 它还该叫什么

尼埃拉依教堂的台阶上

我解开大衣上的围巾

披在她瘦小的肩上我说出了

此刻: 不我是来和你

相遇的

我是来和一双为黎明的第一个忏悔者

和最后一个祈祷者

开门的手

相遇的

责任编辑 安殿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娜夜诗歌七首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