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客厅(短篇小说)


□ 鲁英

  1

  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天刚黑。等我站在这扇墨绿的铁门前,天彻底黑透了。

  天黑了好,便于我在这儿觊觎。当然,也稍许有一点麻烦,天黑看不清号码牌。花坛里那盏葵花状路灯造型蛮漂亮,光影稍暗,光影又被凸出的门廊吞噬大半。面对荧光黯淡的铁门号码牌,老眼昏花的我,一边抬手胡乱捕捉202号,一边忐忑地问自己,是这楼口吧?

  两个小时前,我在家修改小说。手机响了,刚下载的一首《真情永远》:那段情那份爱,都留在我们心坎里……

  一看号码我就怅然地激动。戴琳打来的:“冯台长,短信说不清,”她鼻音很重,声音发散。“来我家细谈好吗?呜—一”

  戴琳没等我说话先哭了,抽抽搭搭。我第一反应是,她的哭声像一把钝刀,连筋带骨地剔我,皮肉疼,心也跟着一剜一剜地疼,眼眶就满了。我掐了下腿,强令自己保持定力,你是台长。然后用上下级的口吻说:“千万冷静!我处理下事情,马上就去。哦,你住哪栋楼?”她告诉我,海鑫小区12号楼1单元202室。

  挂了手机我问自己,你能去吗?我摇头,又点头,含含糊糊。我知道戴琳那儿是水流湍急的情感旋涡,一旦卷进去必将万劫不复。幸好我打了个埋伏,说处理一下事情,趁这个机会琢磨琢磨。

  往事如烟,一言难尽。都怪我当时接受大宇公司唐副总的清托,答应帮他处理这件破事。现在咂摸滋味,唐副总的那个请托似乎像一张阴谋的蜘蛛网,粘上了就择不开,日复一日将我和戴琳罩紧,让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跟大宇公司唐总私交不错,顺带认识他弟弟唐副总。前年我调任电视台副台长,唐副总宴请时请托我一件事,他与戴琳的地下情败露,母亲、妻子、女儿不依不饶,逼他结束,怎奈戴琳执着,他拜托我设法劝退戴琳。唐副总婚前婚后都爱花前柳下,绵绵不绝的风流韵事都算不上新闻了。可戴琳与他暧昧出乎我意料。电视台才貌双全的主持人,怎么会看上不学无术、少有教养的唐副总?因为钱吗?猜不透。感情是撕扯不开的乱麻,当事者都梳理不清,何况外人。念在朋友之托,我答应试试。

  戳破旁人隐私,而且是漂亮女主持人的隐私,这很微妙,寻找恰当的机会很重要。请托过了一个月,机会来了,那天戴琳来我办公室送专题片脚本。她能上镜播新闻、主持节目,专题片写得也棒。当时我正与唐副总通电话,他催我尽快对戴琳把话挑明,他几乎周旋不下去了。看见戴琳进屋,我脑子一转,踏破铁鞋呀,故意大声说:“哎哎哎,唐副总你说。”我嗯啊这是,装出难办的样子,而且尽量延长时间。偷偷瞥过一个眼风,发现桌前的戴琳正支楞着耳朵听。我继续说,“你呀你!好吧,我想想办法。”撂下电话,装作不耐烦,“这唐副总!”

  那会儿戴琳已经上了妆,马上进演播室录制新闻。“您和他,”她翘起嘴角说,停了下,胸脯一鼓一吸,眼神像刀子戳向我,“很熟?”

  “哦,熟,很熟。哦,老朋友了。哦,”我有点结巴了。脑子瞬间莫名其妙开起小差。电视台六个女主持人,论才华横溢和光鲜亮丽非戴琳莫属;即便不上妆,她素面朝天的样子照样楚楚动人,这是我来台里三个月的深刻印象。我知道自己走神了,赶紧拉回来,“嗯,听说,你与唐副总也很熟,是吧?”我决定快刀斩乱麻,手指电话,“对不起。他请我转告你,他想分,嗯,离开。哦,就是那个意思,你明白吗?对不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