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电影缺什么?等12则



五大腕点拨中国电影

在国际影视产业峰会上,一些国际电影界大人物对中国电影的未来提出了有益的建议。
金东虎(釜山国际电影节主席):
目前中国电影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影院建设,就算有高品质的电影,没有相匹配的一流的影院条件,也是不能吸引观众的。
杰弗瑞·吉尔默(圣丹斯电影节主席):
目前中国很多导演只是在为戛纳、柏林之类电影节拍片,他们在叙述和审美上追求影展化,这对电影市场的发展没有好处,导演必须与商业挂钩。
芭芭拉(哥伦比亚三星亚洲区负责人):
中国将成为世界最主要的生产商和发行基地。但是中国电影要发展,不能完全依靠海外市场的拓展,国内市场是非常重要的。
布鲁斯·沃恩(迪斯尼影像设计公司开发与研究部副总裁):
中国电影在影像创意上需要努力。现在的数字技术已经非常发达,年轻人都对特技非常着迷,这是一个潮流,中国电影在这个潮流面前也要展开行动。
(摘自《新闻晨报》2005年6月?4日黄斌/文)

取材单一,风格个人化

对于贾樟柯指责《世界》的票房失利原因是市场不成熟、媒体不公正,一位资深业内人士直言,不是市场拒绝了贾樟柯,而是贾樟柯拒绝了市场。他分析说,《世界》的票房其实反映的是中国第六代导演的集体尴尬。过去他们在体制外拍电影,展示的是小人物的苦难,描绘的是边缘生存的艰辛和青春期的冲动与苦闷。这些非常个人化的视角和体验,为他们在西方电影节上争得了个人的荣誉,但这些恰恰成为他们进入主流市场的最大障碍。取材过于单一、风格过于个人化、影像过于灰暗,是《世界》票房惨淡的症结。走上地面并不意味着一脚踏上了市场的康庄大道。当年第五代导演们用了七八年时间才完成了“电影拍给谁看”的思考,现在第六代正在经历着前辈曾经经历过的阵痛。与其抱怨市场,不如脚踏实地地研究市场、研究观众,这才是避免自己被市场边缘化的正确途径。
(摘自《文汇报》2005年6月15日陈晓黎/文)

想起赵焕章

“要演农民戏,先做农民活。”这是赵焕章说过的一句话。80年代他拍的《喜迎门》红遍全国,观众达到5亿多人次,这是现在的导演想都不敢想的数字。据在赵焕章导演的《咱们的牛百岁》里成功塑造了寡妇菊花的王馥荔介绍,为了塑造这个人物,她深入到农民家里,样样农活都学着干,在影片中俨然行家里手。而现在拍电视剧,犹如产品流水线,几个月就是几十集,哪里还有时间下生活?还有许多青年演员不肯接拍农村戏,是怕吃苦,不愿意破坏自己美丽的形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