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编对联不容易


□ 李 一

韩石山在《谁红跟谁急》中,批评魏明伦先生不会写对联。我以为不仅魏先生不会写对联,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写。金庸先生应该是写对联的高手吧,他写的武侠小说就是章回小说,这种小说一段故事就是一回,一回前面有一个标题,那标题就是一副对联。《文学自由谈》2004年第一期上登有流沙河先生的文章《小挑金庸》,说金庸先生“光临浙江嘉兴金庸图书馆,题写了匾牌‘嘉兴学院金庸研究所’。学校拟好一副对联,敬请书字。金庸弃而不用,自撰书之,联云‘嘉德育英九十载,兴学培才二万人’。”流沙河先生指出,“培才”就是“育英”,意思雷同,正如“开饭”之与“用餐”,岂能成对?写对联高手的金庸先生临场发挥,且要出错,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写对联应该是我国很重要的传统文化,因为过春节家家都要贴对联。对联应该表达这一家人对过去一年的收获的庆贺(上联),对来年的期望(下联)。现在贴的大多是印好的对联,全是套话,“瑞雪送走……年;红梅迎来……年”,反映不了这一家人的特有的心声。过年小孩爱放鞭炮,大人爱上街看对联,现在商店的对联大部分是“……通四海,……达三江”,看了叫人索然无味。
编对联不容易。古代小孩上私塾,先生先教对对子,为以后写诗打基础。私塾取消变为现代小学后,不学对对子了。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胡适先生提倡白话诗,只押近似的韵,认为格律束缚人表达思想。格律是一种美,去掉了这种美,减少了读诗的趣味。新时期以来,胡适先生的诗集《尝试集》上市,我买了一本,有时拿出来读一读,共读了那么几遍,没有哪两句留下深刻印象。我能记得的诗句还是鲁迅先生的律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我不懂格律,只是念起来美,就给记住了。鲁迅先生的诗大多是律诗,有一首新诗,是打油诗(“我的所爱……”),近于油滑,似对新诗的嘲讽。鲁迅的话也不是全对,比如他说少读或不读古书,如果是那样,世界上就不会有大作家鲁迅,因为他读的古书多而且精,写的文章才那么优美。
编对联有讲究,只因事易时移,环境、心境都变了,处在现下这样的功利性社会当中,要对出合乎时宜的对子确非易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