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赋独立


□ 刘烨园


——兼谈王开岭的“幸运”
不是“文如其人”,是“文是其人”。文就是人。
文章也是信息元,汇聚着时代与人的诸多要素。就像中医能从舌苔这样的信息元里了解一个人的身体状态一样。
没有任何文字及其表达方式,能够遮蔽住写作它们的那个人。莫说“直触”的散文,即使是“间隔”的小说、诗歌、戏剧、评论(甚至美术、音乐、建筑等等)……抑或“后现代”、“超现实”、“魔幻”,云云,都不可能。
只是这时,你得有一定的感悟力、穿透力、理解力。你得有历史之根;你需要信息相对充分(不是读一篇几篇文章,一段几段语录,也不是某个人、某派系的评价,而是多多益善,并观其言,察其行);你还得认真、诚实、公道,还需要知晓语境的范畴与话语的“实指”或“特指”,等等——这样,哪怕那个人说得像“文革”时那样,再权威,再真理,再动听动人,再冠冕堂皇,再“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你也可从中识破他的虚伪,他的权术,他的言不由衷,他的“拉大旗作虎皮”,包裹自己,吓唬“敌人”,又愚弄当时的民众与后来的人们。
(在中国悠久的文化里,尤其是在意识形态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年代,仅仅凭话语,凭报刊,凭著作去理解事物的实质与真实是悲剧的。有“文革”当事人深受“最高指示”、“‘两报一刊’社论”和诸多“中央首长讲话”的骗与害为证。而最令人忧虑的,是眼见着吾族后人竟然仅凭着一些官方“场面”上的冠冕堂皇之语,就又正面肯定“文革”,重蹈覆辙了。)
而要做到这一点,要活得是一个人,一个真正的自己,而不是依附者、受骗者、糊涂者、混天聊日者,自觉不自觉的助纣为虐者,你就得是独立的——独立的生命,独立的心灵,独立的思考、判断、取舍与作为;只有独立的一生,独立的创造,人才能真正实现、完成这一个的你自己。
独立是生命个体的原态与本质。尤其对于文化个体而言,更为珍贵和至关重要。
因为文化的特性是语言的内涵与外延模糊、游移的(如俗称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是色彩多变又眼花缭乱的,是与人的感性和刺激性紧密相连的,是有广泛性、主导性与霸权性的,也是最容易被欺骗与利用的(“文革”中的青年文化人是何以成为罪恶生力军的?),更是人与社会必需的、须臾难离的,以及对其辨识又极其依赖于漫漫时光的——而在当下,它又不幸地迷乱于它被革了十年、几十年命的重灾废墟之上(且迷乱得亘古未有,即使你想驳斥什么都无法命名,所有的词语皆已经失效得难以接近事情的真相了)!而文化个体与文化的关系,又是互动的、本能的、习惯的,汲取的、“瘾君子”似的……如此,同化也就常常是大面积的、不知不觉且极其自以为是的了。
在“文化”以脓为奶的流行里,独立,也许是最后的自救之力。
独立原本是不该成为一个问题的。因为人类是地球唯一的智灵生物。人类唯一,人与人又与生俱来绝不相同,独立因而是天赋的。然而不幸的是,天赋往往更容易丧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