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谢雅的婚事


□ 橙 子
谢雅的婚事
橙 子


  1
  二十八岁的谢雅终于答应今年要把自己嫁了。
  父母是怎么说动她的呢?不知道。
  谢雅的母亲在电话里听到谢雅说:“好了好了别啰里八嗦了,我回去还不行吗。”
  谢雅的母亲把电话一放,首先对躺在扶椅上的老伴喊:“老头子,阿雅明天要回来了!”
  谢雅的父亲忙把身子欠起来:“什么时候可以到家呢?”
  谢雅的母亲喊:“管她什么时候到呢,你去把其他女仔叫来!”
  谢雅的父亲把耳朵侧了侧,问了句:“啊?”
  谢雅的母亲又重复喊了句:“去把其他女仔叫来!”
  谢雅的父亲抖了两下邋遢的胡子,颤微微下了扶椅,四处找鞋。
  “埋人的,上了年纪,耳朵聋了,眼睛也瞎了?”谢雅的母亲捞过一双鞋,往谢雅的父亲脚下一丢。
  谢雅的父亲嘴巴子嚅动了几下,额上的皱纹耸了耸,喷出几分笑意,说:“死老鼠,眯了不到一点钟,就把我的鞋衔去做窝了。”
  “自己眼珠不好使还怪老鼠,”谢雅的母亲看着已迈出门槛的老伴又喊了一句,“晚上要转来,不要贪酒吃啊。”
  谢雅的父亲跌出家门两三百米的样子,他停住了脚步,想了想,点了一根烟,朝左手边的岔道上走。
  左边的岔道是通往他大女儿家的。谢雅有六个姐姐,她最小,谢雅的六个姐姐在二十三岁之前全嫁出去了。谢雅的母亲生她们就好像田里生长的禾苗一样有规律,到长大说亲嫁人时,也是按照稻谷归仓一样一茬一茬地来,三年一个三年一个,六个姐姐排着队,挨着却不挤着,一个个先后被父母送出家门。
  轮到谢雅时,像庄稼突然歉了收,连遭了七八年旱灾似的,谢雅的父母刚开始三四年还忍着,毕竟世道变了,女的男的不兴在田地玩泥巴,而兴去广东福建的工厂打工。谁想这工一打就是七八年,期间谢雅打过无数电话来,都不知换了多少个地方,换了多少个工种了。但电话里就是不提嫁人的事。
  头两年还可以忍着,谢雅的父母想,先等着吧,可等着等着,谢雅的父母就心急火燎了,人七八年间一下子走到老了。
  近两年来,谢雅的父母就老是劝,劝得舌头都起泡了,没用。谢雅的六个姐姐轮番上阵说得汗流浃背,谢雅也无动于衷。有一年,谢雅好不容易回来过了几天春节,她除了面对的是一桌桌鸡鸭鱼肉外,就是父母和姐姐联合亲戚朋友的狂轰滥炸,结果,她招架不住——提前回厂里了。
  这次,谢雅答应回来把自己嫁掉,又是谢雅的父母与六个女儿联合起来,费了一番心思编了个理由让谢雅终于点了头的。
  谢雅的父亲想到这里,便加快了脚步,朝离家最近的大女儿家奔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