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单身女人的春天(组诗)


□ 阿 毛

  单身女人的春天
  
  ……悄悄酿蜜的春天,
  不停地张望。
  
  油菜花还可以是紫色的,
  她靠这份惊讶,治愈了衰弱的视力,
  和孤单的性。
  
  不喜欢老练的,
  她把翅膀给了一双陌生的手。
  
  镜头下的风筝是飞不起来的,
  仅仅只能秀一小把,
  电池也只够录制一会儿。
  
  ……曝光不足。
  
  有必要将宠物归类为人,
  视同于一个丈夫,或孩子
  
  这些被保存
  在一个叫春天的文件夹里。
  
  暴雨
  ——致离婚的女友
  
  又下雨了。
  东一点西一点的,露珠落到头上,
  接着是银针乱绣衣衫和皮肤,
  现在是暴雨如注,
  
  ……抽刀断雨,心乱如麻。
  到处是青苔、霉斑、变质的生活,
  爱毁了婚姻
  
  对现实我藏着小人鱼脚底的尖刀,
  可依然微笑着直立、弓身。
  妈妈,别心疼,
  没有男人,我一样能有尊严地活下去。
  
  我原本就不需要化妆品,
  不需要锦衣美食。
  在浊世,我始终保有一张干净的脸
  和高贵的心。
  
  没什么能摧垮我,
  这些淹没人的软嘴啊,这些针啊,刀啊,都不能。
  
  有问题的夜晚
  
  不是我不爱这个晚上。
  你看,我为夜归人点的灯,成了飞蛾扑火的现场。
  
  它们扑了一墙,
  完全不顾我的感受,
  
  不容我说:
  我不知道这么多飞蛾喜欢灯……
  
  索性不争辩,只坦白:
  让你跌倒的,不是我失语前铺下的一张语言地毯,
  是暴雨后的霉斑。
  
  你站起来,丢下一句有问题的话,
  就离开。
  
  义无反顾,像飞蛾扑火。
  
  风言
  
  刚刚还是蕾,此刻便是花了,
  毫无疑问,下一秒会是落英。
  真快啊!
  墙还没有腐朽,就开始透风了。
  
  它吹动了那些长舌头,
  ——它们不懂爱怜的沉默。
  
  这令我们一生都在拆东墙补西墙,
  都在亡羊补牢。
  
  风性
  
  又是风,
  吹动那些好东西,乱东西。
  
  童年的钢琴谱过于深奥,
  不答理脏、乱、差。
  
  我老得太快了,手中没备
  毒药和刀子。
  
  穿堂风,破坏了我们之间的
  恰当关系——
  
  它太直接,
  学不会,也弄不懂沉默之美。
  
  看,它用一些短语,或飓风
  伤害石头。
  
  中年
  
  都这把年纪了,
  我不会一大早醒来,就盘点。
  
  爱,不可以,
  我没这闲工夫:
  
  我早晨要买菜,中午要小睡,
  晚上要记事,记下蝴蝶对花的态度:
  
  那么容易爱,又那么容易放弃。
  
  即使狭路相逢,我也不会
  把大把的时间花在伤疤上。
  
  我上有老,下有小。
  中间还有我自己,和不治的顽疾。
  
  宁愿忍痛成为一个孤僻的怪物:
  骨骼里长刺,毛发都长成钉子。
  
  也不要你救我。
  ——你,这毒药!
  
  朽木
  
  阳光是冷的,我也是冷的。
  
  不是我的身体,但至少是
  我的灵魂。
  
  已变成一截老朽木。
  雨可以淋湿,雪可以覆盖,但风吹不动。
  
  昔日雄心勃勃的少年,
  一觉醒来,成为生活的囚徒。
  
  盛夏喋喋不休的蝉,此刻因寒噤声,
  已无可敬之处。
  
  更多的人,像乡风俚语:
  不感伤,不忧国忧民,和书卷书。
  
  责任编辑:宗永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2008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