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周东坡微型小说两题


□ 周东坡

周东坡

作者简介:周东坡,男,祖籍江苏,1968年冬生,工科出身,写过小说、散文、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福建文学》、《广西文学》、《延河》、《芒种》、《散文百家》等,入选多种版本。

复 仇

傍晚,一轮夕阳惨淡。

樊家老店。

六扇门兄弟占据大堂正中一张八仙桌,看样子他们已经来了很久,桌上杯盘狼藉,脚下酒坛遍地,正是兴致高涨之时,人人醺色上脸,捉对划拳猜枚,吆五喝六,一派乌烟瘴气。

搁到平时,此刻该是上客时分,期间也陆陆续续来了几拨,可刚走到门口,朝天热火扑面,不禁纷纷打住脚步,摇摇头,踅身另找他处。剩下不多几个食客也躲得远远的,自知招惹不起,权当忘带了耳朵,自顾饮食,只是偶尔瞥过来的眼神透着不满与不屑。

斗酒的一对终于分出了输赢,得胜一方满口酒气叫嚣着:“酒保,再来两坛老酒。”又咋咋呼呼挑衅,“来,来,来,谁再与我斗一坛?”

六扇门兄弟横行惯了,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看过谁的脸色?

乘着添茶机会,店主换下小二,提着茶壶凑近班头麻五,边倒茶边赔着笑脸:“麻五爷,这是新上的雨前茶,您老尝尝。”又压低嗓门讨饶:“您老叫兄弟们悠着点,赏我口饭吃,您看现在连个客人都不上……”

瘦骨嶙峋的麻五剔着牙花子,截住他话头,说道:“你担待着点吧,这两天衙里不安生,兄弟们积了一肚子邪火,扫了他们的兴可就不好看了。”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几两散碎银子,塞到店主手里。

店主掂掂银子,叹口气,塞进怀里,耷拉着一张苦瓜脸,自去了。

“旗子都被人拔了,还有脸在这里喝酒?”一片嘈杂声中,冷不丁冒出一句,却仿佛正炸响在六扇门兄弟的耳边,一时间所有人的动作都定住了,不知进退。

脾气暴躁的方大刀最先灵醒过来,一掌击桌,窜起身,怒视着店里的客人,骂骂咧咧道:“哪个王八羔子在胡咧咧?有种的给爷爷站出来。”

“讨打!”话音刚落,方大刀“哎哟”一声,捂着腮帮子矮了下去,一粒卤花生跌落在盘子里,滴溜溜转个不停。

“不好,有歹人!”不知谁的嗓子被卡住了,惊得人浑身起一层栗子,众人一阵手忙脚乱,才把大片刀攥在手中。

店里的客人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大眼对小眼,个个噤若寒蝉。

到底是六扇门出身,只一轮审视,就把焦点对准了独坐一隅的陌生青衫男子,彼此目光一会意,暗暗结成阵势,蹑手蹑脚围了上去。

只有麻五没有离身,他拈起花生,看着,想着,一层愁云渐渐爬上了眉峰。

果然是青衫男子。他端起一盅酒,把玩着,正眼不瞧弥漫上来的杀机,淡淡说道:“不想死的,最好老实坐下,我找的不是你们。”他的话就像白开水一样毫无滋味,但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阵阵刺骨的寒意。

抢在前面的两个人一连打了几个寒战,脚步变得犹豫不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