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传闻人物


□ 宋长江

  在民间,传闻已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调料。
  ——题记
  
  1
  
  县长秦都辉的车正拐进政府大院,国利矿副矿长金忠堂的身影从车窗旁一闪而过。秦都辉犹豫片刻,慌忙抬手按车窗升降开关,由于动作急促,按错开关方向,车窗未能及时打开。等司机小刘把车开进院里停稳,金忠堂已在秦都辉的视野里消失。
  秦都辉开窗不成的动作小刘并没注意,下车后,他发现秦都辉的脸阴云密布。几分钟前,秦都辉还在车里开小刘的玩笑,知道小刘媳妇出差昨晚回来,说小刘的眼眶一宿就青了,让小刘与媳妇的功课不要做得太猛。转瞬间,秦都辉怎么就变脸了?小刘用百思不解的目光把秦都辉送进办公楼。
  秦都辉走进办公楼,迎面碰见财务处会计魏小兰。往常碰见秦县长,魏小兰总是嘴角弯一下,或热情地寒暄一句“秦县长”;这一次却没有,眼神多出一个晃动的光。或许是被金忠堂的影子所牵扯,当时秦都辉并没往心里去,等走进办公室,看到抽屉里那份关于红石山房地产开发公司采取暴力手段强迁坐地户的联名上访信时,魏小兰那个躲闪的眼神忽然飘来。于是,说不清身体哪个部位又一次痒起来。这种完全属于大脑自然运转所带出的痒,秦都辉越来越无法掌控,与他一县之长的权力能量所发出的掷地有声的力度毫无半点关系。
  秘书赵文斌敲门进来:“秦县长,县委办来通知,九点要开临时常委会。水利局的防汛调度会你能参加吗?”秦都辉说:“下午开吧。我要参加。”
  待赵文斌转身准备离去,秦都辉问:“小赵,上海招商会的材料什么时候拿过来?”赵文斌答:“昨天我催栾主任了,他说最迟不过三天。”
  赵文斌说完再次转身,秦都辉突然又问:“你最近见肖英勇了吗?”赵文斌眨一下眼,怔怔地说:“没有。我俩礼拜没回家了。”秦都辉的目光在赵文斌脸上停留几秒钟后,“哦”了一声说:“没事,你去忙吧。”
  赵文斌撤身出门,关门的同时斜窥秦都辉,若有所思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难道自己在红石山买房的事秦县长知道了?其实,赵文斌曾为买房前没和秦县长打招呼而后悔过,但他也知道,打招呼的结果只有一个,以他对秦都辉工作作风的判断,秦都辉一定会反对他购买肖英勇的房子。所以,这也就成为他当初没和秦县长打招呼的理由。最近,赵文斌的信息渠道关于秦县长的传闻越来越多,当然都与肖英勇有关。他预感,其动向背后一定隐藏着某种不测。
  肖英勇是原县红石山毛纺厂副厂长。十年前企业转制时,厂子被他买下,变成了红石山毛纺股份有限公司,他自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后来又组建红石山房地产开发公司,并参股红石山商业城,成为商业城的大股东。现在的肖英勇,是红石山集团的总裁。
  赵文斌离开后,秦都辉又拿出那份举报红石山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材料,只扫了一眼就又放下了。这是近期他所看到的有关红石山集团问题的第三份材料,前两份涉及肖英勇行贿和偷漏税问题,也涉及到肖英勇在企业转制中侵吞国有资产问题。材料都是以上访形式直接寄给他的,并标明此材料分别寄给省市县相关部门及相关领导。从拿到材料起,秦都辉反复归纳出自己的观点:关于动迁户的暴力事件没有发生在本县,而是发生在市里,和涉及行贿偷漏税问题一样,可由法律来解决,与他毫不相干。可关于企业转制中侵吞国有资产一事,他秦都辉时任县经委副主任,主管企业转制,是当事人,这就不能说与自己没有干系了。秦都辉心里骂一句,真他妈的……骂谁,他一时竟没有特定的指向。想想还是想骂肖英勇,好好的日子不过,作大了,活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章回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章回小说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