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报答


□ 王琼华

报答
王琼华

他跟妻子说:“只把一半钱给了爸过年……好不容易才回老家,还把一半的钱又带回来干什么呢?”妻子有点奇怪。他迟疑了一下,才告诉妻子,乡下老家祖屋背后巷子的一个念高二的男孩家里穷,那当娘的把过年买肉买油买米买对联的钱全省下来,也没法凑齐学费。于是,他把一半的钱塞给了学生。
妻子说:“给了就给了吧。”
没过多久,他接到学生写来的一封信,有一段话让他感动:“这人生最艰难的时刻是你推了我一把,否则,我的双脚就像灌注了铅水一样永远不能迈向美好的生活。我这一辈子都要记住你,报答你!”
妻说:“还有人想着报答你,啧,真是一件高兴事。”
几个月后,他想起这又是一个新学期开始。那学生又该为学费犯愁吧。
他托老家的人一打听,果然如此。他跟妻子说:“不再帮一把,前面的忙不是白帮了?”妻子点点头,又犯愁地:“只是这手头……”他显然已经琢磨好了,说:“要不让女儿不再上全托了,反正幼儿园离家也才四站路,我去骑单车接吧。”
当天,他就把钱汇了出去。
不久,他又收到学生的信,当然是口口声声要报答他。
后来,这学生再次来信,说他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可家里人跑断了腿也没法子凑齐几千块学费。他看了,双眉紧巴巴拧着。妻子看完信,说:“再帮人家一下吧。想当年,我们是参加过千军万马挤独木桥。人家运气比我们好,要是我们也成功挤了过去,啧,也不会呆在这活不活死不死的厂子里吧。”
他说:“可我们也凑不齐现钱。”
“到楼下老张借吧。”
“这钱说借就能借到?”
“嗯,老张不是看中我们那间房?卖给老张算了。”
“我先前有个想法,要是厂子真的不行了,把杂房改成一家小饮食店也行。”
“可眼前碰上火烧眉毛的事。”
他犹豫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晨爬起床就去找老张。没多久,他拿着五千块票子回来了。
那学生又来了一封信,说全家人都非常感激他,全家人都要报答他。学生还发誓,大学毕业后一定要给他直观的回报。
“什么是直观的回报?”妻子问。
他一笑:“不是东西就是钱。十有八九是钱吧。”
“这孩子!”妻子虽然觉得那钱不能收,但看了学生这封来信已经感到满足。
终于,那学生再上一个学期就要毕业了。
那学生又来了信,说自己家里遭了雪灾,几头牛冻死了,弄得最后一个学期也没法再上了。他呆了。怎么办呢?妻子得了急性肾炎,一直在吃药。眼前,他正打算去给妻子买下一个疗程的药。而且,他手上也只有给妻子买药的这笔钱了。
他叹了一口气,出了门。回来时,他提着一袋子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