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墟日杂记


□ 罗小成

  晨雾还未散去,日头刚窜出山尖。东街口的柴三机就停止了轰鸣,乡下汉们光着油亮的脊背,一箩一筐卸下乡村的特产,整齐地摆在摊位上。南街尾的公共汽车刚停住,车厢里挤得透不过气的男女老少就争先恐后地急下着车,传递着他们的小孩、麻包和编织袋。西街坪里的一批邻村的农家女子挑着吱吱呀呀的担子,那白嫩的豆芽,绿油油的芥菜,不住地滴着水珠儿。
  照例的二七墟日,照例的五日一墟。渐渐地,人群密密匝匝,古镇的墟市旺起来了。街边布满了参差不齐的各式各样篷子。苏地的锥栗,凤头的杨梅干、护田的柑橘、西表的笋干、建阳的莲子、浦城的黑米、松溪的蔬菜,以及各地小商贩卖的山东的苹果、河北的鸭梨、莆田的鞋子、晋江的服装、上海的针纺等等……南来北往的物产,真是应有尽有。
  最喜欢赶墟的是乡下妹子和小伙们,三五成群的乡下妹子最常去的自然是服装摊位和精品屋,她们和镇上的姑娘一样的白净、一样的时尚,只是说起话来,乡音极浓。而镇上的姑娘却总爱往农贸市场里钻,专要那些乡下人不屑一顾的草莓、山枣、弥猴桃、地瓜干和鸡爪子。小伙们的赶墟自然就没什么要紧的事,无非是去街上逛逛,看看时尚的姑娘,见见儿时的伙伴,去发廊洗个发,买件新衣服穿穿。再有时间,就去网吧看看新闻,打打游戏,或是去街边的录像室里看场武打录像片。
  最匆忙的当数赶墟的中年汉子,在农贸市场里蹲了半天,刚卖完了两筐花生和一篓的鸡蛋,就匆匆赶往小商品市场,为儿子买一双换季的鞋子,替老母剪几尺做衣服的布料。家电专柜,一排排各式各样的电视机正同时播放着几个不同频道的节目,路过的汉子停下脚步,细细地看清挂在电视机下边的小牌子,心中暗自盘算:秋后那片柿子摘了,就可抱台彩电回家,免得儿子吃饭后总往别人家跑。站着站着,便觉得饥肠辘辘,汉子这才发现已经是下午一点,还没有吃中饭哩,又匆匆地去找点吃的。那些用茶色玻璃装饰的酒楼,乡下人是不敢光顾的,猛然想起古街的小吃店,那儿是最便宜的,便三步并做两步赶往,点了三碗东平扁肉,要了五个东平肉包,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最悠闲的当属老汉赶墟,约个伴儿,近的徒步,远的坐车,晴天一顶草帽,雨天一把长柄伞,满镇悠转。在打铁店,问问柴刀和锄头的价钱,总说价格太高,惹得打铁匠夫妻一脸的不高兴。在弹棉店,打棉的和徒弟只顾弹棉,那弹棉声甚是悦耳,几对谈婚论嫁的小伙和姑娘正和老板娘讨还弹棉被的价钱,老汉心里嘀咕:还是这里的弹棉好。在卖猪市场,买主把小猪崽的耳朵提起看时,那尖锐的嘶叫声,使人听了以至于牙齿也发酸。在耕牛市场,议论牯牛的脚长脚短,遭人白眼。在肉菜市场,不识反季节瓜豆,又被人嘲笑。转来转去,终觉无味,还是回到老地方——西街阿贵的小食摊,一碗红烧的猪头肉,一盘蒜葱炒的东平胰子,一碗油炸的花生米,加上半碗散装的东平高粱,两人一边啧啧喝酒,一边谈论田里的收成、市场的米价及古镇的陈年旧事。
  不知什么时候,墟市的人渐渐少了。再晚就要关铺收摊散墟,剩下的,是镇上的人,街上便显得冷清。
  再过五日,古镇又复市如潮。
  责任编辑 贾秀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