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正畸


□ 白琳

  1

  我在坐了二十多次的长椅前进行倒数计数,诊室的门不像往常那样敞开,所以那里面的光明照不出来。

  医院的走廊长且暗,加之冬日午后的隐晦,显得寂静又孤僻。我坐下来,整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又慢慢解下毛线围巾。不久前在公交车里挤出的热汗,此刻全湿漉漉地黏着着皮肤与内衣,我试了试用手揪开背后的衣物,可等再次放下,那湿冷好像又加重了一层,寒意就一阵突袭,顺着手臂窜上来。我默默忍耐着,根据以往经验,不要动是最好的最舒适的办法。其实很多事情都这样。我尽力试着不去感受渐渐从脚底挤上来的阴冷,翻了几页原本很想读的书,打算再次沉下去阅读。在过去的二十九个月中,我就坐在这张长椅上,读完了各种书籍。等待,抛开外物,几乎成为一种放松的喜悦。在这两年零五个月里,我的身边有时候人多,有时候人少,阳光有时候会很放纵地闯过对面大楼的阻碍,直白地摩擦我的皮肤,也有时候,就像现在,刻薄又冷酷。这样的天气里,来看牙医的患者零零星星,几近于无,所以走廊更阴郁,更空旷。

  相较于很多综合医院,我所就诊的省人民医院的牙科是独立出来的四层小楼,靠在正门的东边。有别于始终喧闹的门诊大厅,它背阴,四季皆凉。除了一层体检中心周一周五的忙碌,多数时间。挂号即便排队也不会超过五分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病因的缘故,它始终比较寂静。来看病的患者都患有不同程度的口腔问题,除了问问今日出诊医生姓名、价格,真正的患者并不多言。走廊里有时候也会很有活力,通常是陪同者在高谈阔论。二楼尤其如此,因其是针对牙齿修补的科室,我尽可能避着走开,实在听不了治疗龋齿时电钻钻牙的吱吱声。我始终对医院抱有几分不友好的态度,它时常喧闹,挤满面目悲伤忧愁的人们,它偶尔又很宁静,更有使人噤声的孤寂。牙科就属于后者。它被各种器械充满,深入连自己都没去探究的境地仔细查看,一切不知不觉显现出神秘、羞涩、恐惧。

  我正准备投入到申京淑的小说里,一声哀嚎却突兀地炸裂在寂静中,其悲催,其愤怒,其抗争,其哀求,如此复杂,生生把我吓了一跳。这样肺活量大的哭喊,是我少见寡闻,还是他真的特立独行,我不能确定,总之在这栋小楼里,这声音独树一帜。在这段正畸的日子里,我的身边出现过许许多多拿着颌面片子忧心忡忡的面孔,“新人”对于即将面临的未知的恐惧总是多多少少体现在肢体的紧张里。他们和我坐在一张长椅上,好奇、又假似不在意地偷偷瞄我的牙套。也有大方来问我痛不痛的准备者。我也目睹过躺在诊疗椅上哼哼唧唧因疼痛不适扭曲的面孔,但毕竟也是少数。大多数的人,总具备一定的忍耐力。尽管在这几张长椅上,大家交流过各种拔牙或是小手术的过程,谈论时也故作轻松,但紧张疼痛者一定有,而紧张疼痛至哀嚎者则无。可是现在,“他”的哀嚎从对面的诊室里传出来,一声高过一声,声声声嘶力竭,这声音毫无悬念地穿透了发黄的墙壁,那上面现出斑驳的白色印记,像是被水浸过一样,也像是声浪的涟漪。整个走廊因为哭喊,突然有血有肉,鲜活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